遊客  
 

<<  [1] [2]  >>  
作者:
標題: 十二國記—東之海神.西之滄海(完) 上一主題 | 下一主題
貓神官
渾沌の咆哮



積分 1274
發貼 770
性別  保密
註冊 2003-8-2
來自 群青的高空
狀態 離線


    十二國記~東之海神.西之滄海∼第八章 4

 妖魔振翅往西邊飛去。六太站在陽台上目送著妖魔遠去的身影,一直到牠消失於視線之中。

 ──當時更夜大叫“六太”是為了阻止妖魔,但六太卻是為了呼喚妖魔。

 到頭來,俐角成功地解救尚隆的危機。

 說到厎,六太仍十分珍惜尚隆的性命。即使自己身處於戰火血腥漫佈的戰場上,六太仍不停地在逃難的人群之中呼叫俐角。

 

 尚隆睜開眼,眼前是一片無限伸展薄藍色的昏暗天空。視線搖晃不已,是因為自己瀕臨死亡之故?亦或是有其他的原因?

 在眨了幾次眼後,尚隆聽見微微的海浪聲音。吹拂在身上的風帶有一種特殊的海潮味。在已落日的天空上,幾點白色的星光正忽明忽滅地閃爍。這時,尚隆這才明白之前所感受到的搖晃感,正是船隨著海浪漂流所產生的晃動。

 他側著頭看向船尾方向,有個孩子正端坐於船舳之上。那是尚隆之前所撿回來的孩子,當他見到這孩子倒於岩場附近時,他曾一度以為這孩子死了。本想好好埋葬他而抱起孩子時,這才發現他仍存有氣息。

 〔...為什麼我會在這裡?〕

 尚隆低聲詢問,但發出的聲音卻沙啞到連自己都為之吃驚。為了讓人民能順利逃走,尚隆一人死守著退路。但就在他分身不暇之際,逃離的人民卻被村上軍給團團包圍。本想衝過去殺出一條血路,但尚隆卻被困在原地無法前進。如果當時手上仍有一、二隻箭矢的話,多少可以阻止村上軍的包圍。但可惜的是,當時手中的箭矢早已被自己用盡。

 尚隆仍記得自己斬殺了三名士兵,用奪來的槍突殺二人後,正想舉槍攻擊第三名士兵時,卻感到背後有隻槍直刺入自己身體。──那之後發生了什麼事?

 尚隆扭曲著表情坐起身。不知是那個地方受到重創,但卻無法辨識出傷口位於何處。全身刺骨的疼痛令尚隆覺得自己仍活著真是件不可思議的事。

 〔難不成...是你救了我?〕

 面對尚隆的詢問,六太僅只是點點頭。即使到最後,六太仍是迷惑不已,但他卻無法對尚隆見死不救。在漫天血腥的戰場裡,六太痛苦地向俐角求救。──接著帶著尚隆逃離戰場。

 〔其他人呢?〕

 六太僅是搖頭回應。多希望這裡不要血流成河啊!六太在諸國流浪的期間,早就被漫天的血氣薰得受不了。小松家的戰亂更是讓六太徹厎病倒,他已沒有多餘的氣力去解救其他人。

 〔為什麼救我?〕

 〔尚隆不也曾救過我?〕

 〔你不是不想死才倒在海邊的,還是說你真的想尋死?〕

 六太搖著頭回了句“不是”,視線則是看向正背靠著船頭的尚隆。

 〔你想死嗎?〕

 尚隆仰頭看向已落日的天空。

 〔當人民稱我為少主時,我就深深感受到他們是將一切託給了我。..將國家、甚至於是自身的性命都交託於我手上。──但..我卻守不住這任何一樣!〕

 〔這並非是你的過錯吧?〕

 國力的不足、兵力壓倒性的差距,在這雙重不利的條件下,根本就沒有多少勝算。更何況,村上軍一點要和解的意念都沒有。

 〔不是我的過錯...那就沒辦法了。〕

 〔那∼∼你就沒必要這麼傷感,你已經盡全力了不是嗎?〕

 〔──因為我是未來的繼承人,所以城下的人民才這麼放縱照顧我。〕

 〔那是因為...〕

 〔每當人民叫我一聲少主時,就是他們將所有的希望一併託負於我。每喊一次,就等於加重我所承受的託負。但...我卻無法回應他們。...再也無法回應...〕

 尚隆看著暗藍的天空,六太也不清楚他正看向何方。似乎是傷口再次發痛,尚隆仰著胸大大的吸口氣。

 〔...人民的希望全都寄託於我一人身上,這是我無法逃避的責任,只要是我活著的一天,就得毫無怨言的負荷起這重擔。...就算我再怎麼開朗灑脫,也會有感到承受不住而厭煩的時候...〕

 船仍隨著海流漂浮於瀨戶內海。當俐角背負著尚隆飛越海灣時,恰好見到這艘漂流於海上的小船。

 六太看著尚隆,即使到了這時候,六太的內心仍有著許多迷惘。

 尚隆的傷勢十分嚴重,可以看得出他相當痛苦。但或許──更為疼痛的部份已被眼前的疼痛所取代,連尚隆自己都未曾發覺。但...這些傷的確會要了尚隆的命。就在六太仍裹足不前之時,尚隆正一步步踏上不歸路。但...六太到頭來仍無法對尚隆見死不救,因為六太被授與一定得使尚隆活下去的重大使命。──這是六太自身的命運,也是雁州國全民的悲願。

 〔...你想要一個國家嗎?〕

 聽到六太的質問,尚隆仰著頭對六太答道。

 〔我要!〕

 〔即使是個貧窮且荒廢的國家也行?〕

 尚隆坐起身子。原本空洞的表情,則再次顯露出他貫有的笑容。

 〔國家是大是小都無所謂。我生下來就是為了能繼承國家而被撫養長大。本來應自父親手中繼承這個國家,可是現在卻成了一個沒有國家的主人,這真是笑死人了!──就是如此而已。〕

 〔國土既然荒廢,人心也會跟著不知所措。一旦人心有所迷惑時,或許會不聽你的指使。〕

 〔這樣更可以看出我的固執。〕

  六太僅只是看著尚隆。

 〔....想蓋城池嗎?〕

 〔就憑你一個人?〕

 〔國家跟人民都不用擔心。──只要你想做的話..〕

 〔是哪個國家?〕

 〔說了你也不會明白。如果你真的想要那個國家,你就得捨棄你目前所有的一切,這樣也沒關係?〕

  尚隆面露苦笑。

 〔...你倒是告訴我,我現在還有什麼東西可以讓我捨棄的?〕

 〔你將不會再踏上瀨戶內海及這片土地。〕

 〔...就這些?〕

 〔如果你認為這無所謂,那我就給你一個國家。──想要玉座嗎?〕

 〔....我要!〕

  六太點點頭,自船舳走到尚隆身邊,並在腳旁跪下深深叩頭。

 〔──臣奉天命之意前來迎接主上,此後,臣決不違背詔命、決不背離主上,以其忠誠與您立下誓約。〕

 〔──六太?〕

  六太抬起頭,看著一臉驚愕的尚隆。

 〔既然你說想要國家,就接受我為臣下吧!就如同你背負著所有人的期望,我也背負著一個國家的命運。〕

  尚隆只是靜靜地看著六太,他不明白六太到厎是憑藉著什麼來認定自己。突然,尚隆笑著點點頭。

 〔──我接受你為臣子。但一定要是個國家喔!只有城池或土地的話,我可不會原諒你!〕

  六太垂下頭,在尚隆腳邊輕輕叩頭。並給予他想要的一切。

  一座宮城、如折山般荒蕪的國土及──僅剩三十萬的雁州國人民。

 

  ──他現在是否會滿足於現狀?斡由的叛亂不過是個開端,往後想必會有更多相同的例子上演,而尚隆他能一一迎刃而解嗎?也說不定不久後,雁州國會再次陷入荒廢的危機之中。平穩安定日子及──與更夜所約定的國度,真的能有實現的一天嗎?

  看著影子於蒼空之中愈變愈小,終至消失無蹤。六太轉頭看向立於身旁,一樣目送著更夜離去的尚隆。

 〔謝謝你...〕

 〔謝什麼...〕

  尚隆視線仍看向西方,口氣不佳地反問。

 〔因為你原諒了更夜。〕

 〔我又不是為了你才這麼做!〕

  六太微傾著頭。尚隆的口氣十分強硬,有種好像要殺人一般的氣勢。

 〔...難不成,你在生氣嗎?〕

  尚隆這才將一直看向西方的視線轉而看向六太。

 〔你認為我有不生氣的理由?你知道你被人這麼輕易抓走,造成了什麼樣的後果?〕

 〔...對不起。〕

 〔我不原諒你!〕

  聽到這有如低吼般的話語,六太抬起困惑的眼神看著尚隆的側臉。

 〔亦信、驪媚及嬰孩這三人都死了!你等於是自我身上挖走三人份的肉!〕

  六太吃驚的抬起頭。

 〔我努力讓人民活下來,而身為麒麟的你卻讓他們都死了。〕

 〔對不起...〕

 〔你真的沒辦法救他們嗎?都說麒麟是慈悲為懷的生物,你卻讓這三人都為你而死,有沒有搞錯!〕

 〔尚隆,對不起。〕

  六太沒有抬起頭,靜靜承受尚隆嚴厲的視線。感受到尚隆大大的手正拍在自己頭上。六太覺得自己好像自十三歲起,就不再有所長進。

 〔──我不是說一切都交給我。〕

  六太點頭回應。尚隆的確對自己這麼說過,將一切交給他。雖然麒麟是民意的具體表現,六太也曾在心裡下定決心要相信尚隆,但仍是做不到。

  想到這裡,六太為自己的愚笨而痛哭。自己似乎真的自十三歲起,就沒有什麼長進,一點成熟穩重的大人想法都沒有。

 〔朱衡、帷湍也好、六太也是,身為臣子的你們對我都太過於吹毛求疵。〕

  聽到尚隆的口氣變回原來的輕佻,六太總算是破涕為笑。

 〔──尚隆...〕

 〔怎麼了?〕

 〔尚隆能不能像跟更夜有所約定一般,我也能向尚隆要一個我想要的國家嗎?〕

  聽到六太的話,尚隆瞬間愣了一下。

 〔...你也算是雁州國的人民啦...。〕

  六太抬起頭迎向尚隆的視線,嘴裡則問著“那麼..?”

 〔你想要什麼樣的國家?〕

 〔...有綠色的山野...〕

  六太往後退一步,視線則是直盯著尚隆。

 〔我要一個沒有任何人會挨餓的豐裕國家。沒有人會因沒有家而於夜裡露宿荒野,人民都能安身立命,不用擔心饑餓及戰火的波及。──我一直希望能有一個雙親不用捨棄孩子來維持生活的富裕國土...〕

  尚隆呵呵地笑起來。

 〔你依照約定給了我一個國家,所以我也一定會回送一個你想要的國家。〕

 〔....嗯。〕

 六太點了點頭。

 〔既然尚隆都這麼說了,那我死也瞑目。〕




----------- 終章
[/size:d4cfaee3a6]
2003-11-29 10:44 PM#41
查看資料  發送郵件  搜索該用戶的全部文章  發短消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復
貓神官
渾沌の咆哮



積分 1274
發貼 770
性別  保密
註冊 2003-8-2
來自 群青的高空
狀態 離線


    十二國記~東之海神.西之滄海∼終章



 〔──朱衡,你知道尚隆在哪裡嗎?〕

  六太探頭看向內朝的秋官府邸裡。

 斡由之亂至此已過了十年,不久前才剛整頓完前朝所遺留下來的六官及諸侯,並開始啟用新登用的官員整治朝政。在這新的朝庭裡,朱衡被提拔為大司寇。這是位居六官之中的秋官之長。

 〔微臣並不知道。〕

 朱衡仍舊是一臉無奈地嘆口氣,視線則轉向在場的秋官及帷湍。

 〔反正王上可能又跑到關弓城去玩了吧!〕

 朱衡才剛說完,帷湍手中的文件正不停地抖動著。帷湍在新朝庭裡則被任命為地官之長─大司徒。

  〔你就到廄舍看看“玉”還在不在就可以知道了!〕

 “玉”指的就是尚隆所騎乘的妖獸之名。

   〔呃──你不生氣啊?〕

  〔我早就死心了!那傢伙唯一的樂趣就是到市街看人民高興滿足的表情,我也懶得去阻止他。〕

 〔啊、是這樣啊∼∼〕

 〔反正不論什麼事都不能依賴陛下,只好我們自己來做了!如果真有什麼不滿的話,到時再找他算帳就行了!〕

 〔你真的是大徹大悟了!〕

  六太有些驚訝的看著帷湍,朱衡則刻薄的接下話。

 〔就算硬逼著陛下參與朝議,也不過是在混水摸魚!那就不用勉強陛下前來。只要陛下還記得自己的責任,在重要的時刻裡能有點用處就行了!〕

 〔你也是、他也是,都真的看破了!...修練到這種境界,還真令人感到悲哀。〕

 〔如果台輔真覺得微臣們很可憐的話,就請轉告陛下,請他偶爾也專心處理政務吧!〕

 〔好──的──〕

 見到六太邊跑邊回答的模樣,朱衡身後的小官們都不禁掩嘴偷笑。



 六太在宮城裡奔跑,他直往禁門的方向跑去。在燕寢的某一處,有一廣大的建築物,走下貫穿凌雲山中腰的長長階梯,盡頭則設有一道大門,這裡就是所謂的禁門。六太對立於禁門旁守衛的閹人招招手,接著就直往禁門外側走去。

 禁門外側是以一塊巨大岩石所削成的平台,是為了讓騎獸能自空中方便降落而設置的。六太向著禁門邊處的廄舍內部走去,只見尚隆正在替“玉”戴上馬鞍。

 〔──怎麼樣?〕

 六太對回過頭來看著自己的尚隆笑了笑。

 〔他們完∼全不在意。〕

 尚隆笑著說了聲“是嗎?”

 〔可是...當他們得知我們將會消失十天時,不知會做何反應。〕

 〔不要緊的啦!等他們知道不對勁而引起騷動時,早就來不及啦!〕

 六太伸手將布包於頭上。

 〔──哪∼我們要去哪裡?〕

 〔去奏國如何?聽說宗王是位十分睿智的人。〕

 〔你對自己沒自信了?否則幹嘛這麼自謙...〕

 尚隆露出令人玩味的笑容,順手接過六太的行李放置於馬鞍上。

 〔不知道沒自信的人會是誰喔...──聽說宗麟是個玲瓏有致的美女,像天仙般的受人景仰。〕

 〔變──態∼∼〕

 〔聽說宗王在市鎮規畫上的作法十分有創意。〕

 〔你當真的啊?不要啦──這樣太沒面子了。〕

 〔說什麼話,為了國家能富裕著想,進而學習其他人的做法也是應該的。如果真被人嘲笑,就說自己資質愚鈍只好向別人學習不就得了!〕

 〔說自己笨,你真的是這樣子嗎?〕

 〔喔∼∼我一直都隱藏的很好,你現在才發覺啊!〕

 〔...你真是個混帳國王!〕

 〔至少我還安穩地坐在玉座上。〕

 〔還真敢說...。〕

 〔──六太,你想不想到蓬萊去一趟?〕

 尚隆拿起韁繩,對轉過頭來看著自己的六太這麼說。

 〔我想知道那邊目前的情況如何。〕

 〔我不要!如果帶著你去的話,一定會引起災禍的。〕

 位於虛海二邊的世界本就沒有任何交集之處。一旦強行打開通往這二個世界的通道,則會引起莫大的災禍。但如果只有麒麟一人前行的話,則不會有此種事情發生。

 〔所以才讓你一個人去啊!〕

 六太不可置信的張大雙眼。

 〔...可以嗎?〕

 〔我身邊有令使跟著,不要緊的。〕

 〔你連蓬萊那邊的作法都想學?〕

 聽到六太近似揶揄的言語,尚隆爽朗的大笑著。

 〔所以我不是說過了,為了國家能富裕著想,被人嘲笑也無所謂啊!〕

 〔你還真是沒有節操。──去是可以,但那裡的血腥味仍十分濃厚說...〕

 〔那邊還沒有安定下來?〕

 〔應該還得過一陣子吧...〕

 見到六太低頭喃喃自語的表情,尚隆則擺出一臉“我就知道”的表情。

 〔──你果然是跑到蓬萊去了!〕

 〔啊?〕

 〔先前我在關弓閒晃時都沒有碰到過你,我還在想你到厎是跑哪去了。〕

 〔那個...只是偶爾啦...〕

 〔我本來想..如果你是到關弓玩的話,一定會把你那特別引人注目的金髮給藏起來才是。不過,看你也沒有特意將頭髮藏起來,所以才想..你說不定是跑到蓬萊去了。〕

 六太只得擺出一臉“被逮到了”的表情。

 〔...這個..可是..算了!〕

 〔反正雁州國的官員都十分有才能啊!〕

 〔對啊、對啊,多少都是拜國王及台輔所賜啊!〕

 尚隆高聲笑了起來。

 〔──走吧!〕

 六太跨騎上駒虞,在閹人察覺到二人要外出時,“玉”早已自崖邊跳至雲海上方。騎乘妖獸於天空翱翔,遊歷一國只需一天的時間。

 自上方往下界看去,只見一片綠色的山野正不停地向外延伸著。



  大化二十一年,元州令尹接祐欲謀上帝之位,舉兵起亂。接祐字斡由,元州侯魁之子。上親赴頑朴討伐,遂平天下騷亂。接祐於頑朴梟首,上改元為白雉。

  白雉八十七年,上再改元為大元。元年,上發“騎乘家畜之令”。騎自古來為馬、牛、妖獸。自此增妖魔為四騎。家禽六畜亦增妖魔為七畜。敕令於各社、城門、里閭張佈。自青海、黑海沿岸至金剛山之國土,皆發佈此令。

  俯看十二之國,於三騎六畜增加妖魔者,唯有雁州國。

 

                                                雁史邦書

 

[/size:7d8de27b59]
2003-11-29 10:44 PM#42
查看資料  發送郵件  搜索該用戶的全部文章  發短消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復
Bird
版主




積分 138
發貼 135
性別  保密
註冊 2003-8-28
狀態 離線
剛找到更完整的資訊
http://homepage.fudan.edu.cn/~ma ... AE%B0/contents.html
如果有人可以整理一下就更好了


mimi 結紮團購活動開始... 想結紮的人畜請洽 mimi
2005-4-2 12:02 PM#43
查看資料  搜索該用戶的全部文章  發短消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復
老頭
該用戶已被刪除




積分 N/A
發貼 N/A
性別  保密
註冊 N/A
狀態 離線
好阿~!
看了我兩個晚上
寫的真好~
好文章就應該推阿~
2005-11-8 11:26 PM#44
查看資料  搜索該用戶的全部文章  發短消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復
<<  [1] [2]  >>
 

可打印版本 | 推薦給朋友 | 訂閱主題 | 收藏主題


論壇跳轉:


 

Processed in 0.064064 second(s), 8 queries,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