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客  
 

 
作者:
標題: [原創]自創武俠,未完 上一主題 | 下一主題
cch
鐵蘿騾




積分 107
發貼 80
性別  男
註冊 2005-2-10
狀態 離線
[原創]自創武俠,未完

這是我自己寫的,給大家看看。

在我寫的時候,某些角色有是有真人model的。
唐齊、唐笑,長得類似這種感覺,並非一樣,原型是我一位朋友:

右邊
唐櫻長這樣:





前事
==========
  李飛苦與桃夢魂兩個孤兒乞丐出身的難兄難弟,因緣際會下結識了祈鋒言、唐哲、葉芳葉芬兄妹等人,也因而認識了唐門的孿生姊妹唐齊與唐笑。

  李飛苦對唐齊一見鍾情,奈何自己是乞丐出身身無長物,雖從好心收留他與桃夢魂的老鏢師處學了幾手簡單把式,卻是連一個三流角色都算不上。

  眾兄弟好友們知道了,紛紛替他出主意,最後結論是,李飛苦人品不差,錢財乃身外之物,學識氣質又非一蹴可幾,最有可能在短時間內進步的便是他的武功了,若能讓原本只會三腳貓功夫的李飛苦,進步到能一刀破去唐齊的暗器絕招「傾盡星河」,必能讓佳人刮目相看,大大加分,再者,唐門乃武林世家,唐齊更是唐門新一輩十大高手之一,武功不夠好又怎能與之匹配呢?

  為此眾人有物出物有功出功,各種固本培元、伐骨洗髓的靈丹妙藥讓李飛苦按三餐服用,祈鋒言傳了獨門的內功「震脈息法」與「衝脈息法」,另將故友何非託付的「七夜凶刀」刀譜及「七夜刀」一併送給了李飛苦,唐哲則訓練李飛苦面對各種暗器的應對之法。

  如此日夜苦練一年後,李飛苦與眾人相約一同拜訪唐門,準備一展苦練一年的刀法,要一刀破唐齊的「傾盡星河」,以博佳人好感。

  就在李飛苦成功破招後數日,唐齊與唐笑接到命令「處理惡狼山」,遂帶同族妹唐櫻、唐愛,還邀了李飛苦與葉芳,共六人前往惡狼山。

==========



本文
==========
  惡狼山原本並不叫惡狼山,只是一座默默無聞的小山。

  這小山恰巧就位於一條小道旁,一條唐門開的商道。

  多年來,唐門不斷派人至南荒探索,蒐羅珍禽異獸、奇花異草等種種資源以壯本門,其中又以各類毒蟲、毒草、藥草等,與唐門醫、毒二道息息相關最為重要。但大部分的毒蟲毒草,都有賴當地的天然環境才可生存,無法移植或豢養,因此唐門便與當地的部族合作,由唐門提供金錢物資,讓那些部族於當地培養繁殖毒物後,再運至唐門由唐門收購,以達雙方互利的局面,而如今這種毒物農場、牧場已有十幾處之多了。

  為了往來行走與物資運送的便捷,唐門在兩地間較為崎嶇的路段闢了一條幾里長的小道,幾年下來,除了唐門與南荒的交流外,還有越來越多的商賈與武林人物行走,這條小道也就益發重要了起來。

  正因有油水可撈,半年多前來了幾個匪人,在這商道附近一帶幹起了無本買賣,之後,陸陸續續又入夥了幾個落難避仇的武林人物,最後乾脆盤據山頭劃地稱王了起來,因那匪首喚作惡狼秦端,寨子就叫惡狼寨,那座無名山也就順理成章地被稱為惡狼山了。

  唐齊等六人此時正在距惡狼山幾里處的林子內休息,唐笑大略講述了惡狼山的背景後,續道:「最近這幫子惡狼行事越來越猖狂,從原來單只攔路打劫,變成了殺人越貨、擄人勒贖了。蜀東『百草廬』自『麻麻峒』買了十一枝五色靈芝,回程中被那些惡狼圍上了,五人中四名武師被殺二掌櫃被擄,要「百草廬」拿五千兩銀子來贖人,沒想到銀子送去,不但二掌櫃早已被殺,連送銀子的帳房跟幾名夥計也不放過,全部慘遭毒手,『百草廬』大掌櫃還為此親至唐門請求援手;鐵鷂子楊清泉是個專帶紅貨的跑單幫,二十一日前被擄去,他的幾名兄弟湊足了銀子去贖他,結果能逃離惡狼山的,只有一個剩下一隻手的人;此外『青青堂』、『孫氏醫館』、專走南荒的商會『荒南集棧』也都有類似遭遇,其他的小股商人就更不可計數了,就連我們唐門,半個月來也已有五宗貨物下落不明了。」

  葉芬問道:「姊姊,惡狼寨竟然不怕唐門嗎?」

  唐笑道:「這世上本就有許多這種人,你默不作聲,他便以為你怕了他、好欺負,要騎到你頭上來了。大爹原本認為,彼此俱是武林同道,只要他們不太過份,我們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但如今惡狼寨的行為,已經超出我們所能容忍的範圍了。」

  唐齊與唐笑長得一模一樣,身形苗條,至下巴的短髮蓋住雙頰,瓜子臉,柳葉眉,兩眼明亮有神,雙唇略薄,同樣地俏麗可人,唯一不同的是唐笑臉上總帶著笑,唐齊內熱卻是外冷,不認識的人總以為她是個嚴肅又不苟言笑的人。

  唐齊仍舊維持一貫的面無表情,接在唐笑之後道:「還有些人,即便明白了對方的來頭絕非易與,或因周遭人的眼光而要死撐面子,或因本身的瘋狂、貪婪、不知自量,硬是不肯認輸要豁開來幹,最後就只會落到自取滅亡的下場。」

  葉芬點點頭道:「這惡狼寨的,多半就是這種人了。」

  一直在旁靜靜聽著的李飛苦忽道:「既然我與芬妹子都跟來了,這件事就一定要算我們一份。」說完朝葉芬一挑眉道:「對吧。」

  李飛苦這麼說,是因為這件事本是唐門的任務,其中部份還是為了唐門的商貨而來,怕唐家姊妹不好意思要他們出手,因此他自己先提了出來。

  葉芬小姑娘年方二八,天真調皮,與幾位兄長好友們一同來到唐門後,整天粘著唐家姊妹,聽說姊姊們有事要辦,也嚷嚷著要跟。其他人包括葉芬的大哥葉芳,也覺得讓這愛吵鬧的鬼靈精離開幾天,耳根子清淨一下也是不錯的主意,加上有唐家姊妹和李飛苦跟著,應當不會有什麼事,便拜託唐齊等人帶葉芬同行。

  葉芬呼的一聲站起來,一拍胸脯大聲道:「這個當然,姊姊們的事就是我們的事,再說懲奸除惡替天行道,本就是我輩正義之士當所應為,自然要算我們一份了。」

  看這天真的小妮子這般大聲疾呼嫉惡如仇,眾人都不禁莞爾。

  正當眾人休息得差不多時,一個人影忽然從道上奔過,看那速度身形應是武林中人無疑。

  唐門以暗器聞名天下,因此唐家人從小便須接受極為嚴格的眼力訓練,而唐氏四姊妹身為唐門新一代十強中人,眼力自然更是非同凡響,在這一瞥之下,已看出對方是個灰衣男子,背上縛著一個青色布囊,布囊及衣服上帶有幾處血跡,肩上還扛著一個女人。

  只見水紅色的衣袂閃動,唐櫻第一個飛射追出,其他人也紛紛跟上。

  這裡已是惡狼山範圍,若那灰衣人是受了惡狼寨的迫害正在逃命,李飛苦等人當然不能坐視,若對方就是那剛幹完傷天害理之事的惡狼,李飛苦等人就更不能放過了。

  那灰衣人急奔而去,卻在唐櫻起身追去不久就驀地停下,因為在他頭上與身邊四周,忽然緩緩飄落了數十片淺紅色的櫻花花瓣,一樣絕對不屬於這個環境、氣候、時節的東西,使得他愕然停步。

  唐櫻一眾在灰衣人的身後約三丈處停下,葉芬偷偷拉了拉她身邊唐愛的衣袖,小聲問道:「姊姊,那是什麼花的花瓣啊?又怎麼會突然憑空出現呢?」

  唐愛答道:「那叫櫻花,花瓣是櫻姊為了阻那灰衣人打出的,這種花與梅花有點兒類似,是數十年前一位長輩自外買回來的東瀛品種,就種在櫻姊住的院落附近,櫻姊的名字也是按這花名取的,所以櫻姊自小就特別喜愛這種花,就連她的武功、暗器也多與這花有關。」

  葉芬聽明白後,不禁與李飛苦暗中咋舌,因為若是鐵石製的暗器,那打出的速度自然不在話下,但要將數十瓣花瓣一同打出,還要有能追得上對方的速度,幾乎已是摘葉傷人飛花攻敵的境界了,更何況還要打至一個定點後讓力道全消,才可能讓花瓣緩緩飄落,其中的力道反差與剛柔控制實在是驚人。

  灰衣人慢慢轉過身面對眾人,麻臉、塌鼻、加上細長又黯淡的雙眼,那副尊容實在不討人喜歡。

  唐櫻盯著灰衣人,道:「杜盛明,你什麼時候加入惡狼寨了?」

  葉芬又把頭湊過去附耳問唐愛:「姊姊,這杜勝明是什麼人啊?」

  唐愛也附耳道:「這杜勝明是一個獨行大盜,沒有固定的作案範圍跟落腳處,行蹤飄忽,除了殺人劫財外,兼還劫色,兩年前他劫了一名富商,辱了人家閨女,豈料這富商竟是青雲劍馬成英馬大俠的舊友,杜勝名被馬大俠下了追殺令後,輾轉逃到南方,沒想到竟藏匿在此。」

  杜盛明當時為了躲避追殺,不斷往南方的深山野嶺中逃竄,恰好逃至惡狼寨附近,遇上了惡狼寨的人,彼此臭味相投又有勢力可以依附,因此乾脆就入了夥。他方才下山在附近蹓躂,遇上了一對行商父女,見那女兒薄有姿色,且對方人少又不擅武功可欺,於是殺了父親搶了錢財將女兒制服,正要將人財帶回山寨。當他發現後面忽然有人追趕時,起初並不以為意,以為只是那對父女的同伴,不料在他身邊四周,赫然憑空飄落了他前所未見,卻十分確定附近一代絕對沒有的花瓣。杜勝明也是個會家,自然明白花瓣必是來人所放,但竟然能在他奔跑中準確飄落他的四周,來者武功絕對不可小覷。他一驚之下心中不禁有點忐忑,來人有如此功力,難道是自己的行蹤,被馬成英跟他的狗腿子們發現了?怎料一轉身竟是六個年輕男女,當下緊張就先去了一半,再看之下,發現其中五個還全是貌美的少女,不禁色心大動,連那剩下的半分防備也拋到九霄雲外去了。

  杜勝明見雖然已見色起心,但聽得唐櫻竟然認識自己,心中又是一懍,但旋又不在乎起來,心裡盤算,以自己的能耐,馬成英跟他那些狗腿子,斷不可能派出這種年輕小子來追殺自己,更不消說追到如此蠻荒之地了。雖不知這幾個乳臭未乾的小鬼怎會來到此地,還認識自己,但年紀輕輕能有什麼功夫,待我等會兒打發了那個男的,其他五個小妞還不是手到拿來,再加上剛才抓到的一個,可有得樂呵了。想到等下的風流快活,杜勝明簡直就要大笑三聲起來,接著念頭一轉又想到,萬一到時幾個小妞分頭逃跑,自己一人怕會一時無法兼顧,好在自己身上帶有聯絡用的煙花信號,要是小妞們真的分頭跑了,信號一放自有手下快馬趕來,加上他們早已十分熟悉附近地形,還怕那些妞兒飛上天去嗎?他越想越是不錯越是篤定,色慾薰心加上過份自信之下,卻忘了人家方才所露的那手飛花絕技,並非是好吃的軟柿子。

  主意打定,杜勝明立時堆起了笑臉,只是他那笑臉更加令人不敢恭維,道:「想不到姑娘竟認識杜某,杜某才入夥兩個多月,忝為七寨主。不知姑娘芳名為何?與貴友來到這蠻荒之地又所為何事呢?」敢情他還未忘了要先摸摸對方的底。

  唐櫻也不答話,又問:「你肩上那個女子,是你去擄來的?」

  杜勝明眼珠子一轉,忙道:「非也非也,姑娘妳誤會了,方才我見這位娘子不知怎地暈倒在路邊,而又一時不知如何救治,遂想將她帶回寨裡,讓懂醫術的兄弟為她診視診視。」

  唐櫻露出不屑的神色道:「杜勝明,你別睜眼說瞎話了,若說那女子真暈倒在路邊,你是好心帶她去救治,那你身上跟背後包袱上的血跡又是怎麼來的?更別提你不是這種人了,姑娘既認得出你來,就知道你是個什麼樣的東西,可惜馬大俠竟然沒有早早將你給宰了,讓你逃到這入了惡狼寨,又不知幹下了多少傷天害理之事。」

  杜勝明彷彿被澆了一盆冷水般,變色道:「好呀,想不到你們真是那馬賊派來的。」隨即又獰笑道:「不打緊,既然來了就讓咱們好好親熱親熱,等會兒包管教妳嚐到前所未有欲仙欲死的滋味。」說完還邪笑了幾聲。

  唐櫻冷笑道:「姓杜的,你說錯了幾件事。第一,我們並非馬大俠派來的,馬大俠也與我們並不相識。第二,等會兒你既不會欲仙更無需欲死,因為你將跟冷冰冰的地面永遠地親親冷冷,再不分開了。」

  葉芬瞪大了眼睛,驚奇地望著平日溫柔又開朗的櫻姊姊,李飛苦則是聽得幾乎要忍俊不住,想不到唐櫻面對杜勝明這種強徒,竟能如此詞鋒犀利毫不相讓。

  杜勝明也沒料到,對方年紀不到二十的黃毛丫頭,面對自己這惡名昭彰的綠林大盜不但毫無懼意,甚至還反壓了過來。再想到對方說自己不是馬賊的人,話中也顯示並非那對行商父女的同伴,那究竟是什麼人?找自己又有什麼目的?要先弄清楚對方來歷,還是乾脆一不做二不休,照原來的打算幹。一時間沉吟不語。

  他卻想不到,對方的主要目的是惡狼山,對他,一半是要先削減惡狼山戰力,一半只是單純找碴而已。

  唐櫻見杜勝明不搭話,又冷冷道:「姓杜的,放下那女子,自我了斷吧,這是姑娘給你的最後一點慈悲。」語調冰冷中帶著輕蔑。不只唐櫻,其他三個唐家姊妹俱為女性,最痛恨這種欺凌女子之人。只有葉芬年紀還小,似懂非懂。

  唐櫻強硬狂妄的態度,讓杜勝明有種不真實的滑稽感覺,卻也激起了他的凶性,他猛吸一口氣,怒極反笑,道:「好好好,丫頭,妳狂吧,今日不論你是什麼來路,老子等下都必要把妳整治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唐櫻翻眼望天,不帶一絲感情地道:「多說無益。」

  杜勝明緩緩放下了肩上的女子,取出了掛在身畔的兵器,那是一枝一個銅錢粗約兩尺長的短棒,棒身前半部用精鐵鑲上了數十顆各種野獸的利牙,棒頭覆以鐵皮並帶有一根三寸多長的尖刺,喚作「殘狼」。

  他陰陰地笑道:「老子一向憐香惜玉,怕我這『殘狼』咬壞了妳的嬌軀。」手中「殘狼」一指李飛苦,道:「小子,就你來陪大爺玩上幾手吧,看看你們這等狂法,是真材實料,還是銀樣鑞鎗頭。」



待續......
2007-2-7 01:43 AM#1
查看資料  搜索該用戶的全部文章  發短消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復

 

可打印版本 | 推薦給朋友 | 訂閱主題 | 收藏主題


論壇跳轉:


 

Processed in 0.037998 second(s), 8 queries,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