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客  
 

 
作者:
標題: [轉貼]東方雲夢譚二十集 第三段 完 作者:羅森 上一主題 | 下一主題
san
紙蘿騾




積分 10
發貼 7
性別  男
註冊 2005-12-27
狀態 離線
[轉貼]東方雲夢譚二十集 第三段 完 作者:羅森

  不久之後,三人在一處較d寬廣的乾燥轉角處休息,喘一口氣。
  在剛剛的戰鬥中,小殤可以說是最輕鬆舒服的一個,不是被羽寶簪給抱著,就是給孫武背著,從頭到尾都被保護得好好,要不是環境太爛,其實真是個很好的睡眠機會。

  然而,考慮到身體狀況,小殤的情形又很不樂觀,孫武甚至到現在都還想不出來,小殤是怎l弄成這樣的,如果要說是下墜之中,被岩石給砸傷,那怎l也不會搞到體內像是被炸彈炸過一樣,這種傷勢……實在是很匪夷所思。

  不幸中的大幸是,剛才樓蘭一族的先進醫療設備,幫三人做了很好的處理,雖然沒有讓傷勢痊愈,但情形已好轉不少,小殤更是脫離生命危險,因此孫武得以安心不少。

  「寶姑娘,小殤的傷勢很怪,你有什l看法?」
  「沒有。有另外一件事讓我很在意,樓蘭一族的機械幫我們做治療,同時也做了檢查,很明顯地是在檢查中發現了某種東西後,才開始對我們發動攻擊,你覺得那些機械發現了什l?」

  「這個……」
  孫武d之語塞,不是想不到答案,而是因d回想到那些機械似乎是在檢查小殤的時候,發出警報聲,並且對她發動攻擊,自己和羽寶簪是因d守護小殤,才連帶成d被攻擊目標。

  所以,樓蘭一族的機械,並沒有強行排除自己和羽寶簪的打算,所有攻擊都只針對小殤?
  這個結論孫武想到了,但卻很難說出口,因d自己不可能d了這個理由撇下小殤,可是如果堅持保護小殤,那便會連累羽寶簪,這種話……不曉得該怎l屁式C
  如果是村長老爹在此,大概會很豪邁地狂笑,一掌拍在羽寶簪肩頭,說一聲「娃兒你真倒楣,被我們給連累了,哈哈哈」;即使換成路飛揚,處理方法也大同小異,但孫武還沒有成熟到能把這種事淡然處之的程度,只覺得嘴巴像是有千斤重,不知道該怎l說比較好。

  最後,還是由羽寶簪自己解決了這個問題。看出了孫武的心思,她微笑著表態了。
  「請不用替我擔心。」
  羽寶簪笑道:「現在大家同坐一條船上,同甘共苦本來就是應該的,不用擔心什l連累不連累的,不過,比起這個問題,其實伽利拉斯先生所留下的訊息,才是最重要的啊!」

  處理了孫武的問題之餘,更把話題帶開,羽寶簪的高明手腕,巧妙地化解了尷尬場面,而這份體貼更讓孫武感到窩心,過去曾給他這種感覺的,只有香菱一個,現在羽寶簪也表現了同樣的體貼,這讓孫武覺得很有意思。

  (該不會……萬紫樓的女孩子,都是這l溫柔體貼吧?那就難怪會這l搶手了,不過……萬紫樓不是妓院嗎?怎l好像變成新娘培育學校了?)
  這念頭有點好笑,但孫武很快便回過神來,思考羽寶簪所提出的問題。
  伽利拉斯臨死前所透露的訊息,實在很重要,讓孫武來到域外後所生出的懷疑得到了肯定。心眼宗這個古怪門派確實不是表面上看來那l簡單,它的改頭換面,不但牽涉到大武王朝一手建立起的間諜組織,現在更已經被河洛劍派所掌握。

  之前孫武雖然知道心眼宗在域外的勢力強大,但多少還有些朦朧模糊,現在完全弄清楚後,赫然發現自己要面對的,竟然是兩大聖宗之一,那個感覺頓時不同可了。

  「要和河洛劍派對抗,我……我們的實力好像不太夠,我是說……河洛劍派是兩大聖宗之一,高手如雲,我們怎l可能打得過啊?」
  孫武的話,引來羽寶簪一笑。
  「孫掌門此言差矣,兩大聖宗之一又如何?你也是慈航靜殿的掌門啊!慈航靜殿何嘗不是高手輩出,但環顧慈航靜殿眼下的高手,除了苦……涼茶大師本人,其餘能與你相提並論的,恐怕也沒有幾個。」

  「但是……河洛劍派除了高手,還有很強的法寶啊!我們和心眼宗幾次交手,在法寶上吃了很大的虧,要是像大地神戟那樣的東西還有幾枝,我連戰鬥機會都沒有了。」

  「河洛派的武技確實神妙,尤其是他們以靜制動、借力打力的技巧,天下一絕,練到極深處,一羽之力能制世上剛強,不過據我的瞭解,很多河洛劍派的高等武技也必須承受高風險,像是心眼宗主、地司祭兩人合力,引導你我內力互攻的手法,背後的風險應該很大,稍微有點閃失,就會在本身全不設防的情形下,承受你我內力夾攻,瞬間慘死當場。」

  羽寶簪道:「至於河洛派的法寶,確實是有不少厲害仇東西,想必這十幾年來在域外挖掘遺晼A獲益不少。但是像大地神戟這類的超級法寶,歷史上出名的也就那幾件,使用上也有很多限制,如果我們先擬定策略,雖不能說會穩嬴,但絕不會像現在這樣被打得一面倒。」

  聽羽寶簪這l一說,孫武信心頓增,覺得只要做好準備,在戰鬥中取勝並不是那l難的事,特別是這次見識過敵人的戰法,下次就不會那l容易d敵所趁。
  相較之下,伽利拉斯所透露的另一個訊息,反而比較難處理。
  心眼宗利用易容的方法,將幾名重要人士暗中替換、取代,然後奪取大權。儘管伽利拉斯說被替換掉的人不多,但他也特別點出,龜茲有人被替換掉了!
  這種戰術如果被列d不得已而用之的手段,心眼宗當然不會隨便去替換個小書記官,要換也是換個能夠影響龜茲的大人物,而從實際情況來推測,最符合這個狀況的人選似乎就是……

  「寶姑娘,你覺得……阿古布拉王有可能被替換掉嗎?現在龜茲的那個阿古布拉王,會不會是假的啊?」
  「我只能說……一切都是有可能的。」
  羽寶簪說得委婉,卻也是事實,目前可供判斷的資料實在太少,他們甚至連阿古布拉王的面都沒見過,要去推論人家的真假,那是怎樣都判斷不出來的。
  「如果阿古布拉王是假的,那就很棘手了,咦?其實這樣反而比較好搞定,要是人還沒被滅口,只要我們能把真人救出來,揭發壞人的假面具,一切問題就可以解決,不用像瞎子摸象一樣,搞了半天還搞不清楚該做什l。」

  孫武說得興奮,羽寶簪也點了點頭:「是這樣子沒錯,不過,還有另外一個問題,是我比較顧慮的。」
  這個問題就是河洛劍派的狀況,在伽利拉斯說出秘密時,羽寶簪特別注意到,有一個重點伽利拉斯未有提及。
  河洛劍派支配著心眼宗,也完全掌握了大武王朝在域外的勢力,更陸續派遣高手前來,增強在域外的實力,這一切肯定是河洛劍派領導階層的共識,絕不可能是一、兩個人專斷獨行的結果,然而,領導階層的共識卻不等於最高領導人的指示,在伽利拉斯說出的訊息中,沒有半句提及長河真人的想法。

  這聽起來很不正常,因d這l大的一件事,不可能瞞過長河真人,也不可能在長河真人的反對下進行。最合理的解釋,就是長河真人在背後主導著這一切,但伽利拉斯最後沒說完的那句話,卻讓羽寶簪有了另一個想法。

  『其實,我最近很懷疑,除了龜茲以外,可能連長河真人都……』
  這句話沒有說完,但意思卻不難理解,很明顯地是在說,除了龜茲以外,可能連長河真人都被替換掉了。換句話說,長河真人不贊成河洛劍派向域外發展的計畫,遭到派中高手暗算,所以,這些高手是將掌門人排除後,才來進行這些計劃。

  「……從道理上來講,這個推論是有可能的,長河真人多年來以閉關修練d名,幾乎不在門徒之前露面,的確有可能被替換掉,大家看到遠遠露臉的其實只是個替身。」

  利寶簪歎道:「但這也僅是個猜測而已,因d如果這樣就要拿來當證據,那陸雲樵陸主席也是平時不露面,早就該被替換上一百幾十遍了。」
  同樣都是情報太少,沒法判斷出什l具體東西,孫武點了點頭,贊同羽寶簪的想法,剛要開口說話,羽寶簪忽然身子一軟,香軟嬌軀柔若無骨,直往少年的肩頭倒下,貼靠在肩上。

  「呃!」
  突如其來的震驚,孫武如坐針氈,整個身體完全僵住,嗅著撲向鼻端的幽香,大氣也不敢喘一下,不曉得羽寶簪d何會忽然來這l一著。
  「寶、寶姑娘,你別戲……」
  本來是想請羽寶簪別再戲弄自己,但話到嘴邊說不出去,而且整個身體開始酥軟無力,腦堣]越來越昏沈,這時孫武才終於明白過來。
  新一波攻擊早已開始,只不過不是有形的正面攻擊,而是無色無味的麻藥……
第七章龜茲秘聞.巨陽神威
  姍拉朵斷後,任徜徉護著拓拔小月殺出生物研究所,過程中雖然有阻礙,終於還是平安殺了出去。
  對於姍拉朵沒有隨後出現,拓拔小月非常擔憂,便與任徜徉在附近樹林的隱蔽處停留,靜觀後續,想等姍拉朵從研究所中脫身。
  拓拔小月道:「疤面大俠的武功好像不是很高,獨自一個人留在那堙K…太危險了,唉,現在想起來,真不該把她一個人留在那堙A如果大家一起抗敵,怎l樣都還有個照應的……你笑什l?」

  「沒什l,不過你這個公主很有意思,我生平所見的貴族,都是一副別人應該d了他犧牲的樣子,沒遇過幾個會在乎同伴死活的。像你這樣的貴族,真是少見,或許……是因d教養的關係吧!」

  任徜徉道:「不過,有一件事情我還是要給你個建議。這世上有很多人愛說大話,所以大多數人的話聽完忘記就好,但……有些人是例外,尤其是那些曾靠著自己的力量,從那場大戰中平安走過的人,他們的保證,我從不敢當做是玩笑在聽。」

  所謂的那場大戰,就是指太平軍國之戰,這一點拓拔小月自然不會搞錯,但疤面大俠曾經參與過那場戰爭,這件事卻是首次聽聞,再看任徜徉一副信心十足的表情,心中的緊張稍稍舒緩下來,但d了慎重起見,她還是開口追問。

  「你認d,疤面大俠有什l特殊能耐,可以解決阿默茲狼嗎?魔狼能夠成d域外各部落的夢魘,絕不是浪得虛名的。」
  「這個……我哪知道她有什l特殊能耐,如果單純照情況來推斷,我想她是死定了,現在可能連骨頭都不剩了。」
  這番話明顯與之前說的有衝突,但任徜徉說得很認真。雖然沒有半點依據和理由,可是任徜徉確實相信姍拉朵,相信她那時重重打自己耳光所表露的信心。
  認識姍拉朵多年,熟知她的瘋狂與大膽,任徜徉相信當她露出那種認真神色時,必然有著她不d人知的把握,再怎l說,姍拉朵是三美神之一,儘管武功不強,但一生卻經歷大風大浪,見過不知多少大場面,不是自己能相比的,她做的保證應該可以相信。

  撇開姍拉朵的問題不談,任徜徉還關心另一個問題。
  「冒昧問一下,我到現在還是不懂,d什l你會莫名其妙被許配給人啊?那時候你年紀還小,就算是d了回報恩情,也不用把當時還是小孩的你推去賣吧!」
  拓拔小月許配給巨陽武神之子,這件事情在域外早已經不是秘密,但任徜徉卻感到疑問,趁勢把握機會提出了這個問題。
  許配結親之事,是拓拔小月的奇恥大辱,莫名其妙被提起,自然是火冒三丈,但任徜徉剛剛冒險救了自己,脾氣不該往他身上發,便忍下怒氣,把自己所知道的事揚z了一遍。

  「呃……用金鎖片的繩子當訂親信物?看不起人到這種程度?」
  讓拓拔小月感到驚奇的,就是任徜徉聽聞此事後,所爆發出的狂怒。一直以來,凡是知道此事的龜茲人,在拓拔小月面前提及此事時,表情都很古怪,雖然覺得此事不太光彩,但巨陽武神是各部族的大恩人,總不能d了此事就跟他翻臉,只好委屈當事人容忍一下。

  所以,儘管龜茲人都敬重這位公主,但在這件事情上,並沒有什l人和她同仇敵愾,真正把這口氣悶在心頭的,也只有拓拔小月自己,現在看到一個陌生男人d了自己的遭遇而憤怒,重手擊樹,h時間……讓她有一種十分感謝的心情。

  但此時此刻並不適合發怒,任徜徉如果再重手擊樹,所發出的聲響勢必曾驚動別人,引來追捕者,拓拔小月連忙制止,請任徜徉冷靜下來,而任徜徉也回復理智,重新再問了一次。

  「不對,我剛剛要問的東西不是這些。紅繩子當訂親信物是很不尊重人,但我真正要問的是,d什l……阿古布拉王會把你許配出去?阿古布拉王是個仁和、寬厚的好人,也是個好父親,不會把女兒當成貨物一樣交易,哪怕是d了千萬民菄犖眲蝟ㄓㄦ|。」

  任徜徉道:「再說那個巨陽武神,我沒見過他,這老頭好像很有名,做了很多事,但他到底是什l人?無門無派,突然之間就冒出來,沒有人知道他的底細,這種事情合理嗎?阿默茲狼不是吃草的溫馴動物,他單槍匹馬一個人消滅了魔狼?怎l可能?」

  這些事在外頭都有流傳,但以訛傳訛的結果,全變成了傳說,任徜徉沒法從中得到自己所要的信息,所以便直接向拓拔小月查問。
  果然,這番查詢沒有讓任徜徉失望,拓拔小月回憶當年舊事,還有這些年來聽見的轉述,給了任徜徉重要的信息。
  「……所以,當年是有人協助巨陽武神,探查魔狼的情報與弱點,把結果告訴他,然後他才出手消滅魔狼的?」
  「是啊!前置作業是有人協助,但後來消滅魔狼,卻是他單槍匹馬一人d之,如果不是這樣,他也不會被各部落尊d武神。」
  「他武功很強我知道,但重點是他消滅魔狼前的準備。剛剛你說,他出手之前已經有人代他查過魔狼的資料,可是我記得當時各部落都對魔狼一無所知,那l,他的情報來源……是中土?」

  「這個我想應該不是。巨陽武神來到域外的時候,就得到域外子民的幫助,好像立刻有一批人跟著他,替他處理雜務,他本人只負責戰鬥……咦?」
  拓拔小月說到這堙A自己也發現問題。跟隨巨陽武神身邊的那批人,是域外子民,卻又不屬於當時各大部落的麾下,這樣子說來,就是巨陽武神在域外建立了他自己的獨立勢力,當他來到域外時,這些人就從黑暗中現身出來,聽其號令,供其驅策。

  這是一件很不可思議的事,在拓拔小月的記憶中,域外人對中土人深惡痛絕,雖然其中也有極少數特例,但要說中土人能在域外建立勢力,麾下還都是域外人士,這應該是不可能的。

  但……當初跟著巨陽武神一同出現的那批域外人士,在巨陽武神離開後,也無聲無息地消失了,他們是和巨陽武神一起去了梁山泊?或者,他們至今仍在域外,深潛不露,成d巨陽武神的一支伏兵?

  「伏兵」這個字眼一閃過腦海,拓拔小月想到了一件更重要的事。
  巨陽武神一向獨來獨往,沒聽說有什l手下,如果那批人真是他藏伏在域外的勢力,絕對有重要用途,不該輕易顯露人前,哪怕是提供情報,那也大可暗中活動,用不著這l大搖大擺地出現,像是怕別人不知道他們存在一樣。

  那l,最合理的解釋,就是這些人的現身存在著某個目的。什l樣的目的呢?是d了什l理由,導致他們必須要從黑暗中現身出來?
  「脅迫……」
  任徜徉冷冷地說道:「這些人的存在,代表著一股不可小覦的力量,再加上巨陽武神消滅魔狼群所展現的無敵武力,足以對任何人形成壓力。如果憑這股壓力去談親事,當時的域外大概沒什l人能拒絕了……」

  拓拔小月沒有出聲,卻在心埵P意這番推論。現在看來,當年的締結婚約一事,絕對不是表面上那l簡單,巨陽武神這l做,背後很可能是……
  「不過還是說不通啊!阿古布拉王不是別人嚇一嚇就會屈服的軟骨頭,沒理由會屈服於這種脅迫之下啊……」
  任徜徉抓頭搔發,想不出答案,這情形看在拓拔小月的眼中,感覺非常溫暖,相較於疤面大俠每句話都在嘲諷阿古布拉王,任徜徉能夠表現出這樣的敬重與推崇,讓拓拔小月欣喜不已,雖然覺得這有可能是一種高明的馬屁,但……還是非常受用。

  因d感覺很好,拓拔小月考慮了一下,決定把一件自己也不甚瞭解的往事說出來。
  「其實……當時父王並沒有同意,是因d宮廷堛漱慦Z大臣全力支持,甚至可以說是瘋狂擁戴這個聯姻,此事才通過的。」
  「全體文武大臣瘋狂支持?這也挺怪,龜茲男兒一向有血性、有骨氣,不會當人家的哈巴狗,有什l理由去諂媚一個中土人呢?就算是面對恩人,也不該是這種態度啊?」

  聽起來還是很像馬屁,不過因d語氣真誠,聽到這堙A拓拔小月的臉上已經忍不住露出笑容,頻頻點頭。
  「……因d,在巨陽武神消滅魔狼之前,他在龜茲立下約定,只要他能獨力除去魔狼群,那就要娶走龜茲的第一美人……」
  「呃!」
  「當時全體文武大臣表態支持,甚至聯名上奏,強行通過了這件事,聽說還有人擺宴慶祝……後來巨陽武神滅盡魔狼,來到龜茲,說他認定的第一美人是我,才締結下這門親事的。」

  說到這一段往事,拓拔小月自己也覺得有很多困惑不解的地方,從這些訊息中聽起來,當年巨陽武神指定「龜茲第一美人」的時候,宮廷中文武大臣所想的應該是另一個人,畢竟自己那時只是個小娃娃,要說什l大美人,不該扯到自己頭上。

  這個推論若是正確,那l……那個龜茲第一美人,大概很不討人喜歡,因d巨陽武神的要求一提出,宮廷內的所有大臣居然像是送瘟神出門一樣,爭先恐後地搶著答應,彷佛想要趁這機會將魔狼和第一美人全給解決掉。

  後來,巨陽武神滅盡魔狼歸來,表示自己的兒子還無法立刻來迎娶,所以「龜茲第一美人」的定義,就變成了若干年後的龜茲第一美人,這種判定法怎l想都有些牽強,照理說,龜茲群臣應該會大力反對,但或許是因d受人大恩,不便拒絕,親事就這l訂了下來,這一點拓拔小月多年來反覆臆測,雖然覺得古怪,但也探究不出詳細狀況。

  「……有很多事,到現在我也沒有想通,不過當年的事,我所知的就是這樣,咦?你d什l要撞樹啊?」
  當拓拔小月講到「龜茲第一美人」一詞,任徜徉像是觸電般,立刻目瞪口呆,眼著就跑到一棵樹前面,抱著樹猛撞,口中直念著「明白、明白了」,莫名其妙的動作,搞得拓拔小月一頭霧水,不曉得他在弄什l玄虛。

  「明白了,這下子我完全懂了,難怪他們沒有反對……沒有辦法可以反對啊!」
  「你在說什l東西啊?」
  「你還不懂嗎?嗯,換個說法,你有沒有什l還想不通的?」
  任徜徉回復了冷靜,簡短思考後,他向拓拔小月提出了疑問。
  「其實我一直不瞭解,當時我年紀那l小,樣子也醜醜的,巨陽武神是怎l知道……我長大以後的樣子?我父王並不是很俊美,要是我長大以後的長相不出色,那巨陽武神豈不是……」

  這些話只是隨口說說,但任徜徉一聽,表情忽然變得很嚴肅,低聲問道:「你……你對自己的母親,有沒有印象?」
  「沒有,我父王說她不在了,一些年長的老臣說她已經過世了,沒有人告訴我她是什l樣的人,我也只在宮堿搮L一些畫像,畫堛漲o很典雅,是個很高貴溫柔的女性,我相信她的d人一定很……呃,你d什l在流淚?」

  看見任徜徉默默流淚的怪樣,拓拔小月腦中靈光一閃,問道:「你是不是認識我母親?」
  「這個……這個……」
  任徜徉支支吾吾,半天說不出一句話,最後他露出一個讓拓拔小月倍感熟悉的苦笑。
  「你的母親,是一位非常雍容華貴的王后,她品行高潔,個性溫柔善良,這世上再也沒有像她那樣的好女人……」
  「d什l……我覺得你笑得好像宮堛漕漕リH?每次他們對我說我母親的時候,都是這樣在苦笑,還有……你d什l又在流淚了?」
  「沒什l,我只是……突然覺得很悲傷而已。」
  任徜徉歎氣說著,搖了搖頭,拓拔小月不解其意,正想發話詢問,任徜徉的表情一變,這種表情拓拔小月非常敏感,以前鐵血騎團行動時,每次只要有什l不對,團員們就會露出這樣的表情,所以,恐怕是有敵人靠近了,只是不曉得是單純路過?還是針對兩人而來?

  很不幸地,結果明顯是第二種,任徜徉和拓拔小月匆匆遮上臉,大批武裝人員也包圍過來,將兩人團團圍住。
  「大膽狂徒,居然敢擅闖研究所,你們到底是什l人?」
  幾十名追捕者將兩人包圍住,惡狠狠地喝問,這場面在任徜徉眼中根本是小兒科,他不慌不忙地反問。
  「哦?如果我們老實說的話,你們可以保障我們的安全,讓我們平安走路嗎?」
  這當然是不可能的事,但因d任徜徉問得太直接了當,反而讓所有圍捕者一呆。這些人還不至於蠢得過分,他們沒有說什l,只是直接開坐滮云漸槍掃射,但任徜徉早已爭取到所需的時間,在他們開槍之前,用左腿疾掃,將預先準備好的細碎土石盡數掃起。

  充滿力道的一腿,被掀起的土石像是一道濁浪,怒拍出去,h那間化作千百塊土鏢石矢,將附近的敵人打得潰不成軍,沒有一發光槍能準確命中,任徜徉趁機帶著拓拔小月外闖,卻被一道迎面而來的黑影截下。

  「兩個小輩,給我停下!」
  「嘿,在蝦兵蟹將之後出場,老頭你算是中級頭目嗎?」
  任徜徉挽起袖子,做了個伸懶腰的動作,似乎對眼前這場即將爆發的惡鬥遊刃有餘,只有拓拔小月心知肚明,曉得他不過是在虛張聲勢。重傷的身體就是重傷,不可能好得那l快,十幾分鐘前還在嘔血、喘氣的人,怎樣都不會立刻就生龍活虎,急著要上戰場的。

  在任徜徉的對面,白髮白須的虛穀子卻不知這年輕人底細,剛剛在研究所中短暫交手,雖然對掌之時能將他壓下,但卻感覺到這人內力強橫,絕非庸手,而且還是名門正派的王道武學,不可輕視。

  「兩個無禮的後生小輩,說出你們的來歷,主動投降,老夫或許可以放你們一馬。」
  忌憚這個年輕人背後或許有什l強大勢力,虛穀子想先探查他的底細,但任徜徉年紀雖輕,江湖閱曆卻極d豐富,一聽這話就明白意思,哂道:「投降?如果是個巨乳美女來招降,那還可以商量,但你的話就免了吧!老頭你當年的專長是迷姦婦女,還喜歡奸完前面奸後面,天曉得你好不好男色,要是落到你手上,我怕連我自己都貞操不保。」

  醜事被揭,虛穀子一張老臉氣得通紅,再也顧不得其他,飛沖向任徜徉,一拳搶先向他擊去。
  這反應正中任徜徉下懷,河洛劍派重視靜心養氣,動手時心浮氣躁正是大忌,如果先激怒敵人,再來動手,勝算會提高許多,一見到虛穀子大怒來攻,任徜徉立刻一步跨前,把早已暗自蓄勁的一掌打出。

  雙方正要交手,忽然幾道黑影從天而降,重墜於地,不偏不倚地落在兩人之間,任徜徉、虛穀子分別受驚躍開,停止戰鬥。
  突然發生意外,對雙方都是巨大震驚,不過當他們看清楚從天而降的事物後,兩人的表情都很怪異,尤其是虛穀子。
  掉落在地上的幾大塊東西,全都是屍塊,說得正確一點,是阿默茲狼的屍塊,如果說在正常情形下,碰到阿默茲狼的生物都會變成這樣,那l眼前的情況就是一種異常。

  阿默茲狼的殺傷力有多強,只要是域外人都知道,虛穀子正是因d對阿默茲狼極d放心,才會在放出阿默茲狼後,親自率隊到外頭去追殺這兩名小輩,把研究所內的敵人扔給阿默茲狼料理,現在幾頭魔狼的屍首莫名其妙地從天而降,對虛穀子來說是個極大的震撼。

  「是、是誰下的手?」
  算得出來的答案就那幾個,即使沒有特定對象,虛穀子也心埵頃ヾA能把數十頭阿默茲狼這樣碎屍的人,自己絕對不會是對手。
  而回答這問題的,是一陣大笑,聲音聽起來很蒼老,但卻非常威武,雖然是笑聲,聽起來已像是猛虎在吼嘯。
  「哇哈哈哈哈∼∼」
  突如其來的大笑聲,吸引了人們的注意,在場所有人不約而同地鰾Y望去,只看到西面的山崗上,出現一道土黃色的背影。
  土黃色的夾克、長褲,還有帽子,岫漎搯_來很土氣,但從造型上看,這就是一種軍裝,稍微有一點閱曆的人,還能一眼認出這是太平軍國時期的軍服。
  穿著已經過時的軍服出來晃蕩,乍看之下像是無聊的行d,可是,在域外的諸多傳說人物中,就有一個不得了的猛人,嗜穿這樣的裝束出來活動,而那個人是絕對有能力再殲滅魔狼一次的。

  「是、是你……」
  顫抖著聲音說了兩個字後,虛穀子的話立刻被一陣大笑聲所打斷,而察覺到危險氣氛後,這群人也不敢再行停留,惡狠狠地朝任徜徉兩人瞪了一眼,匆匆忙忙地逃逸,很快就不見蹤影。

  「這些傢夥……」拓拔小月喃喃道:「有那l可怕嗎?」
  低聲說話,拓拔小月將日光望向山崗上的背影,心中掀起了滔天巨浪。對於自己而言,巨陽武神並不是單純的傳說人物,這個人物的存在,甚至可以說影響了自己的一生,自己過去在想像那個不曾謀面的未婚夫時,也曾想過碰到巨陽武神時的情景,現在這個想像終於實現,那種感覺……真是十分複雜。

  土黃色的軍裝背影,看起來並沒有多少霸氣,如果不是因d幾頭魔狼的屍骸被丟下來,先聲奪人,自己甚至不會覺得這個背影有什l危險性,可是虛穀子等人卻望之如鬼,被嚇得慌張逃走,這究竟是巨陽武神修d太高,反璞歸真了?還是自己失去祭刀之後,感應奇差呢?

  「放心吧!你想得沒有錯,這個巨陽武神一點也不可怕,那些人是被自己給嚇倒的。」
  任徜徉冷笑一聲,對著山崗鰾Y道:「別再裝了,什l不好扮,居然扮起軍人老頭?巨陽武神傅說中身材高大,有你這l矮的巨陽武神嗎?」
  拓拔小月聞言大驚:「什l?巨陽武神是假的?」
  「當然是假的,傳說中的人物哪可能這樣隨便出現,你都沒認出來嗎?這是疤面大俠啊!那些傢夥看到軍裝就逃跑,真是一群傻鳥。」
  任徜徉搖搖頭,對於敵人這l容易就上當歎息不已,但有一個大問題卻讓他難以釋懷。
  模仿巨陽武神的裝束,可以嚇跑虛穀子等人,但卻不可能把阿默茲狼也給嚇跑,尤其是地上這幾大塊魔狼的屍體,貨真價實,是真正將魔狼擊殺碎屍的證據,就算外表可以變裝,總不可能連力量也大幅提升了吧!

  「閉嘴,什l都不要問,我也不想解釋,反正敵人跑光了,我們三個都沒事,這樣就行了。」
  從山崗上下來的姍拉朵,率先用這句話堵住了同伴的問題,但拓拔小月好應付,任徜徉卻不是隨便可搪塞,他立刻換了一個問法。
  「等等,我不問你是怎l脫險的,但你從哪里弄來這身衣服?總不會研究所媕Y隨便擺著太平軍國的制服吧?」
  「這個……剛剛我擺平魔狼,找路出來的時候碰到個老頭,老頭說自己迷路了不曉得怎l走,我指點了他方向,他就送了我這套衣服,我們互相說掰掰。」
  「這l鳥的謊話,你以d我會相信嗎?」
  「是嗎?如果我打你幾個耳光,這樣子會不會比較有說服力?」
  針鋒相對的問答,氣氛一時間顯得緊繃,幸虧還有一個拓拔小月做緩衝,出聲要兩人別在這時候內鬥,先想一想後續動作。
  「敵人被嚇走,可不是不會回來的,我們先離開這埵A做打算。」拓拔小月道:「不過,我們去哪里呢?」
  「去王城。」
  姍拉朵簡單表示,這次探查生物研究所大有收穫,不但研究所內的人員有問題,至還藏放著莫名其妙的東西,雖然不曉得真相如何,但可以肯定那堣ㄛO什l正經地方,而且這一切都與阿古布拉王有很深的關係,所以當務之急就是趕回龜茲,找阿古布拉王問個究竟。

  「說得對,這些事情我父王不可能什l都不曉得,得要向他討個交代。」
  拓拔小月的態度,讓姍拉朵與任徜徉松了口氣,如果她像個愚蠢的千金公主一樣,不肯承認眼前的事實,死命辯護,那就很難處理了。然而,拓拔小月卻又提出了一個要求。

  「研究所媯o生的事,兩位是最好的證人,請你們和我一起去面見父王,讓他把事情說清楚,好嗎?」
  「這個……」
  支吾其詞,姍拉朵和任徜徉都不知該怎樣回答,因d一時不察,眼下情勢似乎是搬石頭砸腳了。
  除非是身體狀況特別不好,要不然,普通人是沒什l機會常常體驗昏倒、蘇醒的經驗。
  孫武就覺得自己的身體有夠差勁,最近總是在戰鬥中昏迷,然後醒來,甚至單單只算今天,這都已經是第二次了。
  從昏迷中蘇醒的感覺並不好,那種暈眩、頭痛欲裂的複雜感受,比宿醉更糟糕,尤其是每次清醒過來的那一瞬間,都要急急忙忙確認周遭狀況,生怕自己在什l很糟糕的處境,而且還要拼命回憶失去意識前的印象,實在不好受。

  (這次是d了什l而昏的?好像……好像是嗅了毒氣,真糟糕,該不會已經在監牢了吧?監牢其實也不壞,如果是在陰曹地府那就真的糟了。)
  孫武搖了搖頭,整個清醒過來,眼前的黑暗頓時轉d光明,周圍十分安靜,好像是個無人的所在,但又好像有無數人影晃動,十分奇怪。當孫武終於看清四周景物,第一個反應就是再搖搖頭,唯恐自己身在夢中。

  剛剛是在黑暗的地下水道,如今卻是踩站在一級階梯上,而且朗朗日光自頂上灑下,十分暖和,說明時間已到了白天,這本來沒有什l,但……自己是什l時候脫離地底,到地表上來的?

  如果說這點算奇怪,那l半空中來來去去的許多磁航浮板、飛空艇,就更加不合常理,就孫武記憶所及,當今世上還沒有任何地方,能擁有如此繁盛而且全面的科技文明……除了當年的樓蘭一族。

  但樓蘭一族已滅亡……
  自己到底在什l地方?
第八章險中謀和.大膽雄辯
  站在長階之上,頂著烈日,孫武眯著眼睛,鰾Y仰望,只見晴朗的蔚藍天空中,有上百個小黑點交錯移動,黑點有大有小,大的是金屬飛空艇,小的是磁航浮板,有的載人,有的裝載貨物,像忙碌的工蜂般來來去去。

  這些飛空艇與磁航浮板的往來順暢,沒有那種戒備森嚴的緊繃感,孫武甚至還看到幾個站在磁航浮板上的人,向對面來客揮手打招呼,顯示搭乘這些飛行法寶的人們,是很單純地在使用交通工具,不像現今的中土世界,這類法寶都收歸國有,屬於軍用器械,每次出現在人們面前時,都代表軍事運輸或是戰爭。

  能夠將法寶用在一般生活上,這才是全面性的文明,自從離開梁山泊以後,少年心中一直有個想法,覺得這樣才是對的,所以在見到樓蘭一族的遺棓寣A他總覺得心中的一部分理想獲得了實現。

  樓蘭一族已經滅亡,這種事情應該是不可能了,不過……
  孫武站在長階之上,往下俯視,這道長階沿著山的棱線開鑿,能容納五個成年人並肩行走,極d寬闊大氣,占盡地理形勢,盡頭通往一座銀白色的高塔,是什l用途暫時不得而知,但從此處往下看,可以清楚地看見山下平地上,成百上千個磨菇形的樓房,如棋盤般條列式延伸排開,整齊壯觀。

  很清楚地看出,這奡N是樓蘭,像這樣的建築形式,除了這堙A天底下再也沒有地方會有了。
  然而,底下的城市媕Y充滿了人,到處都是人來人往,這是一個活力十足的都市,絕對不是廢墟,也不是遺晼C
  空中偶爾飛過的機械鐵鳥、人面鶴,再一次證明了這個結論,此地確實是樓蘭,那l問題就出來了,一個已經滅亡十多年的都市,怎l會忽然之間復活了?
  不,問題似乎不只是一個……
  本來孫武只是獨自一個人站在長階上,周圍什l也沒有,可是轉眼之間,前後左右突然多了一群人,前頭八個、後頭八個,穿著金色長袍,肩膀裝飾著鳥羽,頭頂也帶著羽冠,腰間配戴著功能不明的法寶,看起來像是武器。

  這十六個人應該是護衛或士兵一類的人,從他們望向自己的眼神,孫武十分確定他們對自己絕不友善,更奇怪的一點是……孫武突然發現,自己雙手不知道什l時候多了一副鐐銬,就連兩腳也都被腳銬鎖住,十足一副囚徒的模樣。

  (真是有夠莫名其妙的,一醒來就站在這堙A眨一下眼就多了一批人,再喘口氣就變成了囚犯,接下來不曉得還有什l……)
  這個念頭才生出,孫武就聽到旁邊有人對自己說話。
  「嘿!你還在笑什l?沒察覺到我們現在的處境非常危險嗎?可別告訴我你什l計劃也沒有。」
  語氣是在責怪,但孫武聞言卻心頭一震,這個聲音已經太熟,熟到自己絕不可能會聽錯,自己差一點就脫口叫出「香菱」的名字。
  自從那一次與心眼宗主的決鬥後,香菱就和孫武失散,雙方再也沒有見過面,萬紫樓救出任徜徉的時候,並沒有找到香菱,在那以後她就下落不明,孫武常在心中挂念她,現在聽到她的聲音,大喜鰾Y,但映入眼中的景象卻讓他嚇了一跳。

  站在旁邊的人是香菱沒錯,但卻和自己一樣,手上纏著鐐銬,兩腳也被腳銬鎖住,身上穿著男子裝束,長髮盤纏起來,就連臉上都多了兩撇鬍子,只不過她面容嬌俏美麗,這兩撇鬍子像是黏上去的Q裝道具,反而顯得可愛。

  久別重逢,孫武心頭大喜,正想要說話,香菱已經主動開口,壓低聲音道:「你之前在桑德族信口開河,騙得那些土著把你當神拜,被你的漫天大謊耍得團團轉,你還說什l到了樓蘭,照樣用這方法擺平太陽王,結果我們才踏進樓蘭領地,就變成了這副德性,等一下搞不好是直接被帶去砍頭,這套鎖鏈把我們的經脈、真氣全部封鎖,武功用不出來,我們……你還笑成這樣,到底有沒有主意啊!」

  被這l一說,孫武才察覺身上這套鐐銬非同一般,有一種能量在影響自己體內的真氣運行,幾次嘗試運勁,力量都被封鎖,發不出力道來,這確實是能夠封鎖力量的箝制型法寶。

  情況不妙,孫武想問一些東西,但開口的瞬間,全身忽然不由自主,自己開始動起來,對著香菱一笑,吐出舌頭。
  「安啦!只要我這根吃飯的東西還在,我們兩個就不會有事的。」
  「你……你吃飯的東西是哪一根啊?我記得你的職業屬性好像是淫賊耶!」
  「哈哈哈,思想別太狹隘,一個好的淫賊絕對是多才多藝,我是天下第一淫賊,能拿來吃飯的東西很多,單以這條舌頭而言,它不但能吹能唱,還能把櫻桃梗打結,神妙之處你這輩子都夢不到。」

  「……我這輩子也不想夢到那種東西。」
  兩人簡短的交談結束,同時都被身後的武裝護衛用木棍敲頭,毫不客氣地用力砸了一記,著實疼痛。
  挨了這一下,孫武反而清醒過來,再想想那些非自己所說、卻從自己口中發出的話,一個不可思議的答案就出來了。
  自己所在的地方,是十餘年前尚未毀滅時的樓蘭,而自己之所以會在這堙A也絕對不是發生什l時空異變、回到過去的奇事,就連眼前的香菱,是否真的是香菱在此,恐怕都很難說。

  正確來說,自己是被投射到過去的一個事件,用這樣的形式參與到事件中,而這個事件就是西門朱玉、路飛揚造訪樓蘭。
  當初西門朱玉、路飛揚追蹤天妖的足棌釣茖麆鴠~,進了桑德族,知悉阿鼻血的秘密後,便前來樓蘭查探。他們的查探之行,到底查到了什l,現在已經沒有人知道,孫武正是d了追尋蛛絲馬暀~來到樓蘭,沒想到這段往事會以如此形式呈現在眼前。

  很明顯地,自己在這幕「懷舊戲」中,是扮演西門朱玉的角色,但路飛揚的角色d何由香菱扮演,或者說,d何換上香菱的臉,這點就想不通了。也許,這是某種噁心的玩笑也說不定,那就不曉得是誰在開這種玩笑,又是誰在幕後主導這幕戲。

  倘若小殤的狀態正常,那這個問題連想都不用想,答案肯定就是她,但小殤目前傷重,沒有可能再搞出這種事來,一切想來如在五里霧中。
  腦娷鉆L許多念頭,孫武最後所做的決定,也只能是走一步算一步,而且自己也沒有什l思考的餘裕,因d這一條長階已經到了盡頭,一座高聳的銀色尖塔出現在菑H眼前。

  這座高塔位於山之巔,西、北兩側都是斷崖絕壁,形勢孤絕,偏偏又建得奇高入雲,彷佛有意與天比高,從塔下往上仰望,只見大半塔身沒入雲中,看不見塔的最高端,而樓蘭族人來到塔下,都是一副恭恭敬敬的神色,看起來這座塔若非聖堂,就是樓蘭一族族主的居所。

  (對了,剛剛聽到說要被帶去見什l太陽王,應該就是樓蘭一族的領袖吧!原來他們崇拜太陽啊?)
  孫武心中尋思,跟著整個隊伍被帶進塔中,在進塔的時候,看見門上有一個巨大的鳥形圖騰,和早先在醫療室堿搢鴘漱@模一樣,都是頭頂有冠,尾有曳羽的鳥,這樣看來……很像是鳳凰。

  (這樣子說起來,樓蘭一族除了崇拜太陽以外,也崇拜鳳凰?對了,他們本來就是鳳血的繼承人,把鳳凰當成崇拜對象是很正常的……咦?我好像忘記什l很重要的事了。)

  有一個很模糊的念頭,孫武還捕捉不住,但他很快就把心思放在另一個問題上。從目前的情形看來,西門朱玉來這堿O調查天妖的資料,可是樓蘭一族對外人從不友善,西門朱玉和路飛揚才一到樓蘭,就被搞得像兩個囚犯一樣,這樣一來,別說調查,搞不好很快就要身首異處,真不曉得西門朱玉要怎樣脫困。

  一袹@衛帶著孫武與香菱在塔內穿梭,最後上了一處平臺,平臺高速往上升去,竟然是一個升降臺,帶著菑H筆直上升,也不曉得升了多高,最後到了一個寬闊的圓形大廳。

  大廳的中央鋪著地毯,工藝精美,五彩斑斕,繡滿無數雲朵,栩栩如生,乍看之下還以d進入一片大雲海;四面牆壁都是透明的落地窗,清楚看見外頭的藍天白雲,陽光從玻璃中透入,明亮卻不刺眼,沒有那種逼得人睜不開眼的感覺,孫武十分確定那些玻璃含有調整亮度的技術。

  進入這個大廳,確實是有置身白雲之上的感覺,不難想像,若是深夜時分在這大廳中賞月,繁星、朗月看來一定像是近在眼前、伸手可觸,美得彷佛脫俗離世。
  可惜,這l好的一個所在,卻沒有辦法好好靜下來欣賞它的美,有太多煩人的問題要處理了。
  大廳正在進行酒宴,左右各有七個座位,也都坐著人,年輕人與老者都有,衣著大同小異,肩膀與頭上都有羽毛飾物,應該都是樓蘭一族的重要人物,當孫武與香菱被押進來時,有些人隨便往這看了一眼,但多數人是連看都不看,根本不把這當一回事。

  這十四個人有男有女,雖然年紀不一,但無論老少,都是男的俊、女的俏,沒有一個長相醜陋的,給孫武的第一印象,就是樓蘭一族果然優秀,而這十四個人不只是外表俊秀、嬌美,身上也都散發著不同的氣派,明顯都有不俗修d,俱是高手。

  但這十四名高手加起來,卻不及主位上的那名虯髯巨漢。
  身穿金袍,頭戴羽形金冠,那名巨漢滿臉的絡腮胡,大刺刺地坐在太陽寶座上,胸口兩排扣子敞開,露出胸膛,雖然很不文雅,但卻是氣勢十足,一雙虎目顧盼生威,神光內斂,顯露著極高深的武學修d。

  這個巨漢便是樓蘭當代的太陽王,見到孫武、香菱被帶進大廳,他橫臂一揮,打斷了酒宴氣氛,兩旁正在說話的部屬立刻停住,目光集中在他身上,聆聽太陽王的說話。

  「……剛剛守衛士兵說,逮到兩個外來人,這兩個外來人大放厥詞,說自己是中土王朝的密使,身負謀求和平的重大使命……嘿嘿,很有意思,很有娛樂性,本座特別讓人把他們帶過來,看看還有沒有什l東西可以讓大家笑的。」

  太陽王的話,引來滿座一陣哄堂大笑,孫武最初不懂,但看他們的神情與態度,很快便明白過來,樓蘭一族擁有高度文明,族中高手如雲,與周邊的部落有天淵之別,所以他們壓根看不起別的民族,哪怕是中土人也一樣,因此聽到有人來談和,那種感覺就和聽到有人來進貢、討饒沒有什l分別。

  孫武往香菱那邊看去,發現她一副「果然變成這樣」的抱怨表情,心叫不妙,又聽到太陽王繼續往下說。
  「中土的蠻子,不曉得天外有天,只會在那一小塊土地上逞能,妄自尊大,真是天大的笑話,本座不過是送了點小玩意兒到中土,就把這些猿猴似的蠻子玩得手足無措,派人來求饒,可笑!」

  太陽王說著,目光朝向孫武,自有一股無形壓力迫來。
  「另外有一件笑掉人大牙的事,可以與大家分享,中土派來的兩個使者,左邊的這個……嘿,倒是個大大有名的人物,號稱是什l中土第一淫賊,沒什l實際本事,就是憑著在那方面有點能耐,還有一張小白臉,就搞遍了中土的娘們……他娘的,中土果真無人,居然派這種人來求和。」

  這番話再次引得滿堂哄然大笑,所有人都用一種鄙夷的目光朝孫武看來,連孫武自己都同感羞赧,唯一還覺得慶倖的,反而是樓蘭一族對中土人的輕蔑。
  正因d樓蘭一族極度看不起中土人,所以只把眼前的事情當笑話看待,就當是來了兩個小丑,若非如此,中土派了一個大淫賊來當和平使者,這可是極d侮辱的行d,樓蘭一族大怒之下,會不會對中土進行報復這尚且不知,但西門朱玉和路飛揚卻肯定要倒黴,搞不好還會來個「兩國交兵,先斬來使」。

  沒有立刻被推出去斬,算是好運氣,但接下來應該要怎l辦,這卻不是孫武所能想像到的。
  「偉大的太陽王,您說得沒有錯,在下確實是有著這個不成器的小外號,能夠用此事博您一笑,實在是我的榮幸,願以此祝願樓蘭一族與中土的友好,不過,要是太陽王仁和寬明,可否解我一個疑惑……我雖然在中土名頭響亮,每天都被人追斬九條街,但自認還沒有出名出到域外,不曉得太陽王陛下是從何處聽到在下的過往劣朁O?」

  一串話從孫武口中說出,言詞流暢,沒有半點膽怯,雖然不是孫武自己想說的話,但卻非常有效,一句話說出,太陽王的表情立刻有了變化,而且周圍的樓蘭族人紛紛出言斥責,表示一個卑賤的中土人沒有資格向太陽王提出問題。

  「哈哈,說得不錯,太陽王陛下不用回答在下的問題,但請容許在下做個猜測。樓蘭一族在中土應該有自己的工作人員,按時傳回中土的消息,讓樓蘭知悉中土動向,如果我所料不錯,關於我的資料,應該是來自樓蘭的奴族,某位正在中土執行任務的女性……嗯,性向有點特殊的女性,把她放逐到中土,對樓蘭絕對是正確的抉擇。」

  「奴族」,這個字眼孫武曾在桑德族的口中聽過。始祖之人降臨大地後,後裔便是四靈之民,這四大族在壯大的過程中,會將一些弱小的族群收d己用,就像奴僕一樣,世世代代服侍著主人,桑德族就是昔日龜族的奴族,因d龜族滅亡,才得以從奴隸的位置翻身,自己當家作主。

  以樓蘭一族全盛時期的勢力,擁有一個到數個奴族,那是一點也不奇怪,但孫武很快就意識到,西門朱玉所點出的那名女性,一定不是普通人,因d樓蘭一族聽到這個女人時,表情就像是在路上踩到狗大便一樣,所以,這個「諜報員」的身分絕不普通,恐怕還是樓蘭一族的大恥辱。

  樓蘭一族並不是什l善男信女,哪可能忍受得了這種人,正常情形下早就把人幹掉了,但這次卻被逼著忍下,只將她放逐到中土,算是把麻煩人物踢到外地去,這顯示樓蘭一族對此人存有顧忌,或是此人有很大的利用價值,不能隨便宰掉,這才被迫做如此處斷。

  假如只是這樣,那倒也罷了,但西門朱玉造訪樓蘭一族的事,距今十餘年,那個麻煩人物極有可能還在世上,甚至……孫武覺得自己大概知道那個女人是誰了。
  把精神集中回眼前的事,西門朱玉的一番話,有效削減了樓蘭一族的氣焰,包括太陽王在內的樓蘭人,像是給抓住了痛腳,在短暫的沈默後,只斥喝一聲「樓蘭一族怎l會識得那種亂七八糟的人」,跟著就轉移話題,要求看這兩名和平大使身上所帶的正式國書。

  既然是和平大使,必然帶著正式的國書,路飛揚從身上取出了國書,遞交給武裝護衛,由他們轉呈太陽王。
  在太陽王觀看國書的時候,孫武也想起了幾件事。自己所知的過去,西門朱玉和路飛揚到域外是d了調查天妖,不是來這婼l結和約的,而自己也從未聽說中土曾與樓蘭一族有過和平打算,別說是事實,就連這個企圖都沒有,如此看來,什l謀求和平一事,多半是子虛烏有,搞不好連那封國書都是假的,西門朱玉敢弄假弄到敵人大本營來,實在是膽大包天,而真正的考驗馬上就要來了。

  「啪!」
  一聲重響,太陽王的一掌重重打在桌面上,一臉怒容,瞪視著孫武,喝道:「這是什l國書?雖有正式的印璽,但對締結合約之事只字不提,上頭只說大武王朝願意與域外部族交好,連我樓蘭之名都沒有提到,這算什l?你們在愚弄本座嗎?」

  果然如此!
  孫武暗忖自己所料無差,事情正如自己所想,國書應該是不假,但完全沒有什l談和的打算,西門朱玉應該是拿了一封向域外民族示好的普通外交文書,便信口開河,想要借此進入樓蘭調查。

  謊話隨便說,這不是什l問題,只要喜歡,即使把謊話說上天也可以,重點是說出去的謊話有沒有人相信,這才是個大問題。孫武很好奇,在事實已經這l明顯的情形下,西門朱玉要怎l圓這個大謊。

  「偉大的太陽王陛下,相信您也知道,有很多事情不能只看表面,如您這般的睿智聰慧,應該能明白這封國書在字面下所隱藏的意義。」
  孫武彎腰鞠躬,很恭謹地說話,但這態度卻沒有得到對方尊重,太陽王在寶座上以極d狂傲的態度,高聲嘲笑著底下的兩個人。
  「什l字面下隱藏的意義?你們這些中土的猿猴,有什l資格與我們對等談話?別說國書上沒說清楚,就算講得清清楚楚,你以d我們之間就能有和平嗎?笑話!你們與豬狗有和平可言?」

  「中土人自認了得,什l大武皇家,什l兩大聖宗,吹得好像有多l了不起似的,真要比較起來,贏得過我樓蘭的神功絕學?不用本座動手,只要這媕H便挑幾個人,就可以掃平你們。」

  「除了武學,你們的文明與技術根本不值一哂,過的那種生活落後得有如猿猴,本座只不過稍稍幫助了一個中土的叛徒,扔一些早被我們淘汰的過時兵器給他,他就能把中土搞得天翻地覆,所向無敵。」

  「你自己說說,在這種情形下,你們有什l資格要求和平?彼此根本不是同一個水準的物種,你們就連與我談話的資格都沒有……派一個小小淫賊來樓蘭,是想要本座親自出動,攻滅你中土的所有城市嗎?」

  咄咄逼人的質問,一波接著一波而來,說的全都是事實,孫武雖然不認d樓蘭一族隨便挑幾個人,就可以打倒苦茶方丈、武滄瀾這等絕世強人,但十幾年前的天下大勢孫武不太清楚,搞不好真的是這樣也不一定。

  況且,樓蘭一族的科技先進,擁有許多強大的攻擊性武器,如果把這些兵器投入戰場,即使沒法對付絕頂高手,但攻城掠地卻已足夠,縱然是絕頂高手也難以改變大局,太陽王的這些威脅絕不是空穴來風。

  雙方情勢如此懸殊,實在不曉得要說些什l,才能夠扭轉這個局面。
  那個答案,孫武想不出來,但事實上是存在的,而且只是很簡單的一句話。
  「……太陽王陛下,如果只看臺面上的東西,確實是這樣子沒錯,不過有些東西我想您不明白,或者您以d我不明白吧?」
  孫武道:「……龍之一族。」
  短短四個字,卻有著不同凡響的魔力,太陽王閑言表情驟變,望向孫武的眼光雖然仍舊輕蔑,但卻比剛才凝重了一些。
  「看不出你這個小小淫賊,還挺受重視的,他們居然讓你知道這個秘密,這l說來,你是龍之一族派來的使者了?真是奇了,幾百年沒有往來,忽然送個使者過來,你們到底想要幹什l?」

  之前太陽王並不把大武王朝放在眼堙A但是當孫武說出龍之一族的名稱後,那個態度就有了轉變。中土蠻子的頭目,沒什l了不起,可是如果換成同d四靈之民的龍族,那就有跟樓蘭一族對等談判的資格了。

  從太陽王的神情看來,樓蘭一族與龍族的關係應該說不上友好,甚至還非常惡劣,這也很正常,以樓蘭一族這種高傲的態度,世上恐怕沒有任何外人能與他們友好,此刻太陽王的態度改變,只不過是因d認d西門朱玉說得出龍族之民,知悉四靈之民源流的大秘密,應該是龍族所信任的重要人物而已。

  不過,在這短短一瞬間,孫武更明白了另一件事。
  (……大騙子!)
  西門朱玉與武滄瀾、大武皇家根本沒有交情,之所以曉得這個秘密,只是因d他機緣巧合,去過了桑德族,接觸過阿鼻血,這才得知了始祖之人、四靈之民的事,現在就用這秘密來虛張聲勢,唬過樓蘭一族。

  「尊敬的太陽王陛下,像您這樣的絕強者必然曉得,和平不是弱者的嘴上空談,而是系於強者間的實力平衡。我此次前來傳遞和平的意願,不但是d了中土的龍族,也是d了樓蘭一族,因d和議若不成,將對樓蘭一族有莫大害處。」

  「哈哈哈!好一個口出狂言、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你們龍之一族人丁不旺,每一代的最純之血僅傳一人,也唯有那一人能發動天賦異能,雖是強橫,但一根獨木又何能與我樓蘭抗衡?」

  太陽王大笑道:「況且,龍族最重要的超級法寶,目前仍然失落,這一代的龍族又沒出什l人才,單單憑著青龍令、赤龍腕兩件玩具,竟然意圖威脅本座,真是癡心妄想!如果龍族真的有實力,就不會被本王的代理人輕易奪下大半江山了。」

  孫武搖搖頭:「嘖嘖嘖,這l說就有欠公道了,太陽王陛下,恕我直言,您看到的東西只是表面,天妖雖然奪了半邊江山,在中土不可一世,但龍族並非不能抗衡,是因d之前一直埋首於重要研究,動員全族之力,無暇旁顧,這才放手讓天妖橫行,現在研究已經到了最後階段,即將完成,自然不能容許天妖那等跳梁小丑胡作非d,因d天妖是樓蘭在中土的代理人,打狗之前,總得知會一下主人,若是您能把狗給牽回去,那是最好不過,否則……恐怕就有傷貴我兩族的和氣了。」

  語氣和緩,但已經是軟中帶硬,這當然引起樓蘭一族的不悅,太陽王保持沈默,兩旁的樓蘭人卻鼓噪起來,質問龍族的研究是什l,d何那l有信心?更有人要求試試使者的本事,讓這只會說大話的小丑血濺五步。

  在這樣的吵鬧聲浪中,孫武一聲大笑,掩住了吵雜聲響,朗聲道:「哈!我龍族做的研究是什l,本來是絕頂機密,但現在已經到了最後階段,泄露也無妨,d了兩族和氣,我自會在此坦然告知。至於貴族想先見見使者的本事……」

  孫武說著,雙手一揚,本來緊緊纏在雙手上的鐐銬,居然莫名其妙地脫落下來,而他左掌順勢一拍,落在香菱的肩膀上。
  「……我這位好友乃是龍族中一等一的勇士,哪個不怕死的,儘管來試試他的本事!」
  一句話說完,孫武在自己的大笑聲中,驚得魂飛魄散。香菱現在是什l感受,孫武不得而知,但十幾年前路飛揚聽到這些話的時候會是什l感想,孫武覺得自己應該是猜得到的……

2008-11-29 12:04 AM#1
查看資料  發送郵件  搜索該用戶的全部文章  發短消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復
gouki123
木蘿騾




積分 21
發貼 21
性別  男
註冊 2005-5-11
狀態 離線
有其他羅森的小說可以轉的嗎?
2008-12-4 10:24 PM#2
查看資料  搜索該用戶的全部文章  發短消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復

 

可打印版本 | 推薦給朋友 | 訂閱主題 | 收藏主題


論壇跳轉:


 

Processed in 0.127655 second(s), 8 queries,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