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客  
 

 
作者:
標題: [轉貼]鬼吹燈 1-2章 上一主題 | 下一主題
tonylin920
紙蘿騾




積分 2
發貼 2
性別  男
註冊 2004-11-9
狀態 離線
[轉貼]鬼吹燈 1-2章

《鬼吹燈》
正文 引子
    盜墓不是請客吃飯,不是做文章,不是繪畫繡花,不能那樣雅致,那樣從容不迫,文質彬彬,那樣溫良恭儉讓,盜墓是一門技術,一門進行破壞的技術。古代貴族們建造墳墓的時候,一定是想方設法的防止被盜,故此無所不用其極,在墓中設置種種機關暗器,消息埋伏,有巨石、流沙、毒箭、毒蟲、陷坑等等數不勝數。到了明代,受到西洋奇技淫巧的影響,一些大墓甚至用到了西洋的八寶轉心機關,尤其是清代的帝陵,堪稱集數千年防盜技術于一體的杰作,大軍閥孫殿英想挖開東陵用里面的財寶充當軍餉,起動大批軍隊,連挖帶炸用了五六天才得手,其堅固程度可想而知。盜墓賊的課題就是千方百計的破解這些機關,進入墓中探寶。不過在現代,比起如何挖開古墓更困難的是尋找古墓,地面上有封土堆和石碑之類明顯建築的大墓早就被人發掘得差不多了,如果要找那些年深日深藏于地下,又沒有任何地上標記的古墓,那就需要一定的技術和特殊工具了,鐵 、洛陽鏟、竹釘,鑽地龍,探陰爪,黑折子等工具都應運而生,還有一些高手不依賴工具,有的通過尋找古代文獻中的線索尋找古墓,還有極少數的一些人掌握秘術,可以通過解讀山川河流的脈象,用看風水的本領找墓穴,我就是屬于最後這一類的,在我的盜墓生涯中踏遍了各地,其間經歷了很多詭異離奇的事跡,若是一件件的表白出來,足以讓觀者驚心,聞者乍舌,畢竟那些龍形虎藏、揭天拔地、倒海翻江的舉動,都非比尋常。
    這諸般事跡須從我祖父留下來的一本殘書《十六字陰陽風水秘術》講起,這本殘書,下半本不知何故,被人硬生生的扯了去,只留下這上卷風水秘術篇,書中所述,多半都是解讀墓葬的風水格局之類的獨門秘術……
正文  第一章 白紙人
    我的祖父叫胡國華,胡家祖上是十里八鄉有名的大地主,最輝煌的時期在城里買了三條胡同相連的四十多間宅子,其間也曾出過一些當官的和經商的,捐過前清的糧台、槽運的幫辦。
    民諺有雲︰“富不過三代。”這話是非常有道理的,家里縱然有金山銀山,也架不住敗家子孫的揮霍。
    到了民國年間,傳到我祖父這一代就開始家道中落了,先是分了家,胡國華也分到了不少家產,足夠衣食無憂的過一輩子,可是他偏偏不肯學好,當然這也和當時的社會環境有關,先是沉迷賭博,後來又抽上了福壽膏(大煙),把萬貫家財敗了個精光。
    胡國華年輕的時候吃喝嫖賭抽五毒俱全,到最後窮得身上連一個大子兒都沒有了。人要是犯了煙癮,就抓心撓肝的無法忍受,但是沒錢誰讓你抽啊?昔日里有錢的時候,煙館里的老板伙計見了他都是胡爺長,胡爺短的,招呼得殷勤周到,可是一但你身無分文了,他們就拿你當臭要飯的,連哄帶趕,驅之不及。
    人要窮瘋了,廉恥道德這些觀念就不重要了,胡國華想了個辦法,去找舅舅騙點錢。胡國華的舅舅知道他是敗家子大煙鬼,平時一文錢都不肯給他,但是這次胡國華騙舅舅說要娶媳婦,讓舅舅給湊點錢。
    舅舅一听感動得老淚縱橫,這個不肖的外甥總算是辦件正事,要是娶個賢惠的媳婦好好管管他,收收他的心,說不定日後就能學好了。
    于是給他拿了二十塊大洋,囑咐他娶個媳婦好好過日子,千萬別再沾染那些福壽膏了,過幾天得空,還要親自去胡國華家看看外甥媳婦。
    胡國華鬼主意最多,為了應付舅舅,他回家之後到村里找了個扎紙人紙馬的匠人,就是燒給死人的那種。這個扎紙師傅手藝很高明,只要手你說得出來的東西,他都能做的惟妙惟肖。
    他按要求給胡國華扎了個白紙糊裱的紙女人,又用水彩給紙人畫上了眉眼鼻子、衣服頭發,在遠處一看,嘿,真就跟個活人似的。
    胡國華把紙人抗到家里,放在里屋的炕上,用被子把紙人蓋了,心里想的挺好,等過幾天舅舅來了,就推說我媳婦病了,躺在床上不能見客,讓他遠遠的看一眼就行了。想到得意處,忍不住哼起了小曲,溜噠進城抽大煙去了。
    沒過幾天,舅舅就上門了,買了一些花布點心之類的來看外甥媳婦,胡國華就按照預先想好的說詞推脫,說媳婦身體不適,不能見客,讓舅舅在們口揭開門簾看了一眼就把門簾放下來了。
    舅舅不願意了,噢,你小子就這麼應付你親娘舅啊?不行,今天必須得見見新媳婦,生病了我掏錢給新媳婦請郎中瞧病。
    胡國華就死活攔著不讓見,他越攔越顯得有問題,舅舅更家疑心,兩下里爭執起來。正在此時,里屋門簾撩開了,出來一個女子,長得白白淨淨的,大臉盤子、大屁股小腳,胡國華心里咯 一下,哎呦,這不就是我找人糊的紙人嗎?它怎麼活了?
    女人對舅舅施了一禮說近日身體不好,剛才沒出來迎接舅舅,失禮之處還請恕罪,現在突然又覺得身子大好了,今天就留舅舅在家吃頓便飯,說完就轉身進去做飯。
    胡國華的舅舅一看樂壞了,這外甥媳婦多賢惠,又生得旺夫的好相貌,我那死去的妹子泉下有知,看見他兒子娶了這麼好的媳婦也得高興啊。舅舅一高興又給了胡國華十塊大洋。
    胡國華呆在當場,心里慌亂,也不知是該慶幸還是該害怕,時間過的很快,一轉眼就到了晚上,白紙人做了一桌飯菜,舅舅樂得嘴都合不上了,但是胡國華卻無心吃喝,他看著坐在自己對面的那個女人,就覺得心里跟吃了只蒼蠅似的惡心。她的臉很白,一點血色沒有,臉上的紅潤都是用胭脂抹上的。
    舅舅老眼昏花,也沒覺得那女人有什麼不對頭,七八杯老酒下肚就喝得伶仃大醉,胡國華借了輛驢車,把他送回家中。
    回去的路上,越想越覺得害怕,干脆也不回家了,去城里的花柳巷中過了一夜,連抽帶嫖把舅舅剛給的十個大洋都使光了。
    最後又因為沒錢付帳被趕了出來,無處可去,只能硬著頭皮回家。到家一看屋里黑著燈,那個白紙人一動不動的躺在自己的床上,蒙著被子,之前的好象一切根本就沒發生過。
    胡國華一想留著她晚上再變成活人怎麼辦,不如我一把火燒了它干淨。把白紙人抗到院子里,取出火摺子,就想動手燒了紙人,這時紙人忽然開口說話︰“你個死沒良心的,我好心好意幫你,卻想燒了我!”
    胡國華嚇了一跳,深更半夜中只听那白紙糊的女人繼續說︰“我是看你可憐,你雖然吃喝嫖賭,但是心地還不算壞,我想嫁給你,你願意嗎?”
    胡國華拼命的搖頭,問那紙人你到底是妖還是鬼?白紙人說我當然是鬼,只是暫時附在這紙人身上,不過你個窮棒子還別嫌棄我,我生前很富有,陪葬的金銀首飾夠你抽十輩子大煙的,你豈不聞富死鬼強似窮命人百倍?
    一提到錢胡國華就有些心動,因為最近實在太窮了,就連衣服都給當光了,不過他可不想有命取財無命花錢,他曾經听老人們講起過女鬼勾漢子的事,一來二去就把男人的陽氣吸光了,那些被鬼纏上的男人,最後都只剩下一副干皮包著的骨頭架子。于是他對紙人說︰“就算是你真心對我好,我也不能娶你,畢竟咱們是人鬼殊途,陰陽阻隔,這樣做有違天道。”
    白紙人說你既然如此鐵石心腸,我也不勉強你,不過將來早晚有你後悔的那一天。你記住了,如果你的日子真到了窮得過不下去的時候,你就到十三里鋪的荒墳來找我,在那片墳地的最中間有座沒有墓碑的孤墳,里面的棺材就是我尸身所在,棺中有得是金銀珠寶,只要你敢來,那些財物就盡管隨意拿去花用。
    說完,白紙人就一動不動了,胡國華壯著膽子,點了把火將白紙人燒成了灰燼。
    後來有幾次窮得實在沒辦法了,就想去十三里鋪挖墳,但是到最後還是忍住了,東借西湊的把日子混了下來。兩年以後他山窮水盡走投無路終于去了那片墳地,不過那是後話,咱們暫且不表。
正文  第二章 鼠友
    這年的春節發生了很多事,胡國華扎個紙人騙他舅舅錢的事情終于敗露了,舅舅生氣上火,一病不起,沒出三天就撒手歸西了。
    胡家的親戚朋友都象防賊似的防著他,別說借給他錢了,就連剩飯都不讓他蹭一口。胡國華把家中最後的一對檀木箱子賣了兩塊銀洋,這箱子是他母親的嫁妝,一直想留個念想,沒舍得典當。但是煙癮發做,也管不了那許多了,用這兩塊錢買了一小塊福壽膏,趕回家中就迫不及待的點上煙泡倒在床上,猛吸了兩口,身體輕飄飄的如在雲端。
    此刻他感覺自己快活似神仙,平日里那些被人瞧不起,辱罵,欺負的遭遇都不重要了。又吸了兩口,忽然發現自己的破床上還趴著個黑呼呼的東西,定楮一看,原來床角上趴著一只大老鼠,這老鼠的歲數一定小不了,胡子都變白了,體型跟貓差不多大,它正在旁邊吸著胡國華煙槍里冒出的煙霧,好象它也曉得這福壽膏的好處,嗅著鼻子貪婪的享受。
    胡國華覺得有趣,對大老鼠說︰“你這家伙也有煙癮?看來跟我是同道中人。”說完自己抽了一口,用嘴向那老鼠噴雲吐霧,老鼠好象知道他沒有惡意,也不懼怕他,抬起頭來接納噴向它的煙霧。過了半晌,似乎是過足了癮,緩緩的爬著離開。
    如此數日,這只大老鼠每天都來同胡國華一起吸煙,胡國華到處被人輕賤,周圍沒有半個朋友,對這只老鼠惺惺相惜頗有好感,有時候老鼠來得晚一點,胡國華就忍著煙癮等它。
    但是好景不長,胡國華家里就剩下一張床和四面牆了,再也沒有錢去買煙土,他愁悶無策,嘆息的對老鼠說︰“老鼠啊老鼠,今天我囊謦糧絕,可再沒錢買福壽膏了,恐不能與你常吸此味。”言畢唏噓不已。
    老鼠听了他說話,雙目炯炯閃爍,若有所思,反身離去。天黑的時候,老鼠叼回來一枚銀元放在胡國華枕邊,胡國華驚喜交加,連夜就進城買了一塊福壽膏,回來後就燈下點燒了,大肆吞吐,和老鼠一起痛快淋灕的吸了個飽。
    第二天老鼠又叼來三枚銀元,胡國華樂得簡直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想起來以前念私塾時學的一個典故,就對老鼠說︰“知管仲者,鮑書牙是也,君知我貧寒而厚施于我,真是我的知己啊,如不嫌棄,咱們就結為金蘭兄弟。”從此與這只老鼠稱兄道弟,呼其為“鼠兄”,飲食與共,一起抽大煙,還在床上給它用棉絮擺了個窩,讓老鼠也睡在床上。
    人鼠相安,不亞于莫逆之交,老鼠每天都出去叼回來銀元,少則一二枚,多則三五枚,從此胡國華衣食無憂。多年以後我的祖父回憶起來,總說這段日子是他一生中最快樂的時光。
    就這麼過了多半年,胡國華漸漸富裕了起來,但是不是有那麼句話嗎?發財遇好友,倒霉踫小人,也該著胡國華是窮命,他就被一個小人給盯上了。
    村里有個無賴叫王二杠子,他和胡國華不一樣,胡國華至少曾經富裕過,怎麼說也當過二十多年的“胡大少爺”。
    王二杠子就沒那麼好的命了,從他家祖上八輩到他這代,都沒穿過一條不露 的褲子,他看胡國華家業敗了,幸災樂禍,有事沒事的就對胡國華打罵侮辱,欺負欺負當年的胡大少爺,給自己心里找點平衡。
    最近他覺得很奇怪,胡國華這窮小子也沒做什麼營生,家里能典當的都典當了,他家親戚也死的差不多了,怎麼天天在家抽大煙?他這買煙土的錢都是從哪來的?說不定這小子做了賊,我不如悄悄地盯著他,等他偷東西的時候抓了他扭送到官府,換幾塊大洋的賞錢也好。
    可是盯了一段時間發現胡國華除了偶爾進城買些糧食和煙土之外,基本上是足不出戶,也從不跟任何人來往。越是不知道他的錢是怎麼來的,王二杠子就越是心癢。
    有天胡國華出去買吃的東西,王二杠子趁機翻牆頭進了他家,翻箱倒櫃的想找找胡國華究竟有什麼秘密。突然發現床上有只大老鼠正在睡覺,王二杠子順手把老鼠抓起來扔到爐子上正在燒的一壺水里,然後把壺蓋壓上,心想等胡國華回家喝水,我在旁邊看個樂子。
    還沒等王二杠子出去,胡國華就回來了,正好把他堵到屋里,胡國華一看壺里的大老鼠,已經給活活燙死了,頓時紅了眼楮,抄起菜刀就砍,王二杠子被砍了十幾刀,好在胡國華是個大煙鬼,手上無力,王二杠子雖然中了不少刀,卻沒受致命傷,他全身是血的逃到保安隊求救,保安隊的隊長是當地一個軍閥的親戚,當時正在請這個軍閥喝酒,隊長一看這還了得?光天化日之下就持刀行凶,沒有王法了嗎?趕緊命幾個手下把胡國華五花大綁的捆了來。
    胡國華被押到堂前,保安隊長厲聲喝問,為何持刀行凶要殺王二杠子?
    胡國華淚流滿面,抽泣著述說了事情的始末,最後哀嘆著說︰“想我當初困苦欲死,沒有這只老鼠我就活不到今日,不料我一時疏忽竟令鼠兄喪命,它雖非我所殺,卻因我而死。九泉之下負此良友,情何以堪,我一人做事一人當,既然砍傷了王二杠子,該殺該罰都听憑發落,只求長官容我回家安葬了我的鼠兄,就是死也瞑目了。”
    還沒等保安隊長發話,旁邊那個軍閥就感嘆不已的對胡國華說道︰“他奶奶的,不忘恩是仁,不負心是義,對老鼠尚且如此,何況對人呢?我念你仁義,又看你無依無靠,日後就隨我從軍做個副官吧。”
    槍桿子就是政權,亂世之中,帶兵的人說的話就是王法,軍閥頭子吩咐手下,把那個王二杠子用鞭子抽一頓給胡國華出氣,又放了胡國華回家安葬老鼠,胡國華用木盒盛殮了老鼠的尸體,挖個坑埋了,哭了半日,就去投奔了那個軍閥頭子。
    常言說得好︰餓時吃糠甜如蜜,飽時吃蜜都不甜。人到了窮苦僚倒之時,別人就是給他一碗粥、一塊餅也會感恩戴德,何況老鼠贈送給胡國華那麼多的錢財,當然老鼠的錢也都是偷來的。聖人說渴死不飲盜泉之水,不過那是至聖至賢之人的品德標準,古人尚且難以做到,何況胡國華這樣的庸人呢?以前听說在房中吸煙,時間久了屋內的蒼蠅老鼠也會上癮,此言非虛。

[ Last edited by tonylin920 on 2008-12-19 at 07:31 PM ]
2008-12-19 07:29 PM#1
查看資料  發送郵件  搜索該用戶的全部文章  發短消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復
wechito
紙蘿騾




積分 10
發貼 10
性別  保密
註冊 2007-6-2
狀態 離線
鬼吹燈系列 都不錯喔 感謝分享
2009-7-11 01:34 PM#2
查看資料  發送郵件  搜索該用戶的全部文章  發短消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復

 

可打印版本 | 推薦給朋友 | 訂閱主題 | 收藏主題


論壇跳轉:


 

Processed in 0.080095 second(s), 8 queries, Gzip enabled